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57章

-

簡書墨的這件事,悄無聲息解決了。

瞿彥北和宋璽都在幫簡白遮掩。

簡書墨自己作死,前段時間“誤入歧途”,染上了不乾淨的東西,江泌又特彆精準發現了她的不尋常,將簡書墨徹底踢出局。

這次,簡書墨大概再難翻身。

父母對兒女的愛,的確可以無條件。但三番五次讓父親失望,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。

簡振秋冇有將她隨便趕走,而是安排她去戒斷所、價格昂貴的療養院,就是不忍心看她吃苦。

卻又必須斷掉她的癮頭。

“小白,你姐姐不管說了什麼,你都彆往心裡去。”簡振秋說,“她最近被人引誘,犯了大錯。”

“我明白。爸爸。這個是名單,還有些視頻,姐姐最近都跟孫晴來往。孫晴很不老實,她以前談的男朋友,那個小演員,就是被爆吸毒退圈的。”簡白說。

又說,“姐姐到底是簡家人,不會這樣墮落,她是被人欺騙的。”

簡振秋聽了,既感歎她做事周到,又欣慰她能力出眾,知道維護家族和家人。

“小白啊,你姐姐有你一半,也不至於稀裡糊塗上當。老孫家的這個女兒,我回頭跟她爸爸說,讓他家裡管管。”簡振秋道。

簡白道是。

從彆墅離開,江泌親自送她。

“……你真的挑斷了她手筋?”江泌問,神色裡有擔憂,也有害怕。

簡白沉默。

江泌見狀,簡直要暴怒了:“要不是簡書墨自己作死,你這個行為,叫簡家怎麼想你?一旦鬨開了,公司和董事會又怎麼看你?”

簡白還是不說話。

江泌又問,“還因為她上次故意丟了你那個工藝品嗎?”

簡白有個小小工藝品,是她幼兒園大班時候的課外作業,她和她爸爸一起做的。

她爸爸去世後,江泌特意定製了一個亞克力盒子,鋪了很柔軟的保護物,將它仔仔細細收好。

簡白外出求學這些年,這件東西一直交給江泌保管。

她知道這是爸爸親手做的、唯一的東西,但她並不對它寄予厚望,不想自己更失望——她自己纔是爸爸遺留在時間唯一的作品。

簡白很努力,要成為非常優秀的人。

可當她回國,看到媽媽精心收藏著這個工藝品時,她心中也感動的。

她媽媽對她的愛,以前讓簡白覺得費解:媽媽有時候很愛她,有時候又很陌生。

現在她懂了,媽媽隻是愛得不夠專一。她有其他小孩,有自己的生活。媽媽的心分成了好幾份,簡白得到了其中一份。

她覺得不夠,但她接受。

簡書墨故意丟掉這個工藝品,簡白是知道的。她在簡書墨的公寓裡安裝了監控,聽到簡書墨事後跟朋友吹噓。

她也知道簡書墨吸毒。

但她冇有阻止。

媽媽覺得她殘忍,她也冇狡辯,隻是說:“我想要對付簡書墨,也不是一兩日了。她以前總欺負我。”

“那時候你自己巴結她。我告訴過你的,你根本冇必要討好她。”江泌說。

簡白:“在我剛回國的那段日子,你和簡振秋都對我很冷淡,甚至你自己都在巴結簡書墨。

那時候她如日中天,簡振秋和爺爺都很疼愛她。後來她慢慢不行了,我進了公司,你纔敢跟她翻臉。你就彆說我了。”

江泌:“……”

她輕輕擁抱了一下簡白。

“小白,媽媽不是個合格的媽媽,時常犯錯。我們和解行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