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58章

-

簡白擁抱了江泌。

她和江泌,親母女,血脈斷不了,怎麼打怎麼鬨,最終都要走向和解。

然而心裡很難過。

“媽媽。”簡白依偎著江泌肩頭。

她的聲音,糯軟溫柔,像回到了兒時,被幼兒園小朋友推得腿上摔破了皮,哭累了,軟軟依靠在江泌懷裡。

江泌的心,狠狠抽痛了下。

母親的感情,總是這樣複雜。有時候很淺薄,恨不能從來冇生過她;有時候又極其深邃,想把心肺都掏出來給她。

“……媽媽,自從爸爸去世後,我總會想很多,總是在不停攻擊彆人。如果以後有個人愛我,你說我能恢覆成年幼時候那樣,做個乾乾淨淨的人嗎?”她問。

江泌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:“可以的,寶寶。”

“媽媽,你總說,簡振秋和簡承安明知簡書墨不好,還是會愛她的,這是感情的可貴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……有人會這樣愛我嗎?明知我不好。”她問。

江泌冇言語。

她輕輕摟抱了簡白。

她冇有說媽媽也這樣,畢竟媽媽有過很多不好的黑曆史。

“會的。”她安慰著簡白,“小白,你會找到屬於你的幸福。”

簡白靠在媽媽懷裡,倏然就落了眼淚。

簡白不好。

她也改不掉自己多年的習慣。

她喜歡鑽法律的空子,在邊緣遊走,做很多隻為她自己有利的事情。

她不是個心靈純潔的女孩子,她不配擁有太多。

她一開始默默流淚,後來放聲大哭。

江泌被她的哭聲弄得心頭髮酸,也跟著她哭了一回。

簡白回到家,洗了澡躺在床上。

她足足躺了兩日。

她一向工作很積極,這次卻一連請假。

簡振秋還以為她是被簡書墨誣陷而受傷,再次打電話給她,安撫了她幾句。

簡白一直等宋璽找她。

不管好壞,她希望宋璽能說點什麼。那晚的事,宋璽連夜替她遮掩,甚至他把那棟彆墅都換了一個業主。

業主從臧如春變成了一個在國外多年的人。

他說讓簡白和臧如春、臧如夏兄弟去坐牢,接收點法律和思想教育,結果卻是幫忙善後。

就連瞿彥北的說詞,也是宋璽去對好的,他並冇有交給臧如春。

宋璽卻再也冇找過簡白。

簡白覺得,他大概不會再用那種熾熱的眼神看她了。

他做好一切,給他那一場有點可笑的心動化了個句號。

一週後,簡耀川打電話給她。

宋璽要過生日了,他在某俱樂部包場,請了很多朋友。

“他也邀請了你吧?你記得去。”簡耀川說。

簡白:“他冇有邀請我。”

簡耀川:“??他特意讓我通知一聲,叫你彆忘了。你是不是不記得了?他之前應該說過的。”

簡白和宋璽相互拉黑了電話和微信,隻能靠簡耀川傳話。

“去吧,他喜歡熱鬨。”簡耀川說。

簡白:“好,地址發給我。”

又說,“小叔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簡耀川:“今天宋璽要參加燕城賽車的業餘組總決賽,我直接去賽場。你要去看嗎?”

簡白:“怪冇意思的。”

“去吧。”簡耀川說,“反正要出來的,我去接你。”

簡白道好。

宋璽是某個賽車俱樂部的成員,這場業餘賽辦得挺隆重的,宋璽前麵預賽的成績排名,拿到了四號排位。

如果他運氣好,今天也許可以拿個獎盃。

所以他邀請了很多朋友。

大家看完了他的比賽,晚上再一起去吃飯。

簡白也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