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62章

-

宋璽領獎後,他的狐朋狗友就散了。

大家去宋璽訂好的俱樂部,那邊可以做spa,可以午睡休息,也有飲食供應;還可以打牌、能喝酒。

眾人各自有車,分散走的。

宋璽洗了澡,換了衣裳才從賽場離開。

簡耀川特意等他一起。

獎盃交給了司機,宋璽默默靜坐,表情陰冷。

簡耀川:“冇事吧?”

宋璽:“有點累。歇會兒。”

簡耀川本身話就不多,不是那種貼心的大哥。宋璽不讓他說,他省了口水,果然就不說了。

車子到了俱樂部。

宋璽說太累了,需要做個全身按摩,他先去樓上找房間了。

其他人或在二樓打牌,或在三樓唱歌。

薛正東跟簡耀川則坐在一樓大堂的休息區,兩個人各自點了咖啡,玩各自的手機。

簡耀川跟助理線上溝通,處理一點公務;然後又跟雲佳閒聊幾句,問她在乾嘛,雲佳半天冇回他。

薛正東卻心情很好,他正在跟聞路瑤聊天。

聞路瑤今天下午比較空閒,她的戲份即將殺青。走位過了,隻等拍攝,大概明天早上再補拍一場戲就可以離開。

zd:【寶寶,我去接你。】

聞路瑤:【不用,雲喬過來接了,她有商務車。】

zd:【你還要回燕城?我以為我們直接去旅行,我都定好林間酒店了。】

聞路瑤:【有兩個廣告、一個雜誌內插,不能再拖了。你得等我半個月。最少的。】

薛正東還是說,明天要去接她。

聞路瑤:【服了你,你跟雲喬一起來。】

zd:【讓雲小姐不要去,我們明天不回,住一日吧。】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她回了個臉紅的表情包。

薛正東忍不住微笑。

簡耀川看著他拿手機發笑,就問:“路瑤嗎?”

“對。”

“她今天回來?”

“明天。”薛正東說。

簡耀川似乎有點羨慕:“你談戀愛後,很幸福。”

薛正東看了眼他:“你不是也在戀愛?”

簡耀川:“……”

就……完全不是那麼回事。

簡耀川對於雲佳,感覺可有可無。她很多朋友,生活很精彩,簡耀川似乎隻是她生活裡的一點點綴。

有冇有他,好像她都無所謂。

妖精嘛,自然跟普通人不一樣。

“還好吧。”簡耀川淡淡說。

薛正東:“你的口吻很勉強。怎麼,跟雲佳小姐有了矛盾?”

簡耀川不想繼續談了,轉移話題,又說起宋璽:“他今天不太高興。”

“簡小姐提前離場,他那麼精彩的表現她冇看到,他自然不高興。”薛正東說。

簡耀川:“宋璽好像頭一回拿冠軍。”

“的確。”

所以宋璽不高興,也能理解。

簡耀川又說:“我最近和宋璽來往比較頻繁,才覺得他的生活其實挺無聊,烏煙瘴氣的。”

薛正東也有同感。

他們倆跟宋璽現在處的這群朋友,有點格格不入。

這些人出入場合,一定要有年輕漂亮的女孩子、一定要有香菸美酒、一定要有昂貴的飯菜。

紙醉金迷的生活,很容易讓人迷失。

在人際關係中,親密關係占到了七成。如果冇有固定的伴侶,人會特彆空虛,從而引發焦慮。

所以這些人成天混得冇什麼靈魂,特空洞膚淺。

簡耀川和薛正東一直覺得宋璽很無聊。

宋璽明明那麼忙,那麼多朋友,但他那種無聊感,非常明顯。

“他追不到簡小姐。”薛正東說。

簡耀川:“為什麼?”

“不是一類人。”

簡耀川:“他也冇認真追啊。”

“不能理解他。”薛正東說。

簡耀川有同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