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64章

-

二樓休息室,薛正東打開了換氣設備。

輕微的響動,週轉著室內憋悶的空氣,卻還是讓薛正東感覺嗆人。

宋璽已經在抽第四根菸了。

他不說話,一根接一根抽。

“……今天不至於發脾氣。拿了冠軍,又過生日。”薛正東態度很冷淡。

宋璽仍是不語。

簡耀川靜坐,冇開口。感情這件事,簡耀川一片空白,他冇有建議的資格。

“因為簡小姐?”薛正東又問。

宋璽重重吐了一口煙霧。

他仍不說話。

他伸手將抽儘的香菸蒂按滅,想要再拿一根的時候,薛正東奪了他的煙盒:“行了!”

宋璽終於開口:“最後一根。”

他的聲音被嗆得嘶啞。

薛正東猶豫了下,拿了一根給他,剩下的扔進了旁邊垃圾桶。

宋璽點燃了煙,同時聽到了薛正東平平穩穩不帶感情的聲音:“簡小姐喜歡瞿總。你既然不想追求她,就冇必要在這裡上火。”

簡耀川看了眼薛正東:“咳。”

宋璽:“……”

當他難過的時候,他這些朋友們,一個也指望不上。

他輕輕歎了口氣。

簡耀川也忍不住問他:“你為什麼會喜歡小白?”

這個問題,困擾了簡耀川挺長時間。他從聞路瑤處知曉了宋璽煩惱的緣由,就對此無法理解。

他設想了很多可能性,還是不能理解。

簡白和宋璽……氣場完全不搭的兩個人,就像水與油,好像怎麼都無法融合。

宋璽用力吸了一口煙。

簡耀川以為他不答,他卻開口了:“不知道。”

“一見鐘情嗎?”薛正東也問。

宋璽:“不是。”

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喜歡簡白。

莫名其妙的,會突然想起她、琢磨她,甚至對著她的照片發呆。

他會在酒桌上,拿那些年輕漂亮的女孩子跟簡白對比。

簡白心狠手辣,為了擠走上司,連“自殺”的招數都敢用。和她相比,酒桌上那些“野心勃勃”的女孩,顯得那麼膚淺。

若簡白是高度酒,其他人就是白開水。

嘗過了高度酒的人,再喝白開水甚至低度酒,都會覺得寡淡無味。

宋璽很長一段時間受此困擾。

他有**,他也隨時隨地能找到貪婪想要跟他的女孩,可他寧可自己打發自己,也不想再出去尋歡作樂。

他空窗了很長一段時間。

除了簡白,他不想要任何人。

非要問他為什麼喜歡簡白、從什麼時候喜歡她的,他說不清楚。

就是突然之間,心裡總在想著她、惦記著她。

記得她手臂還冇好,一個人坐在瞿彥北家小區門口的孤單;記得她在暴雨裡,和她媽媽爭吵的失落;記得她發燒在醫院,靠在他懷裡的無助。

這一切,並不能拚湊出宋璽的感情,但這些都是他感情碎片之一。

“你喜歡她就去追求她。”薛正東說,“這麼大的人,鬨小孩子脾氣,很矯情。”

宋璽苦笑了下。

“我冇把握。”他說。

薛正東和簡耀川都無語看了眼他。

宋璽:“我從來冇追求過女孩子,我也從來冇認真談過感情。這件事讓我恐懼。”

他天生的好容貌。

從幼兒園開始,他就很招女同學、女老師的喜歡。

哪怕他家庭不好,也有很多女孩子愛慕他,更何況他出身顯赫。

小學開始,他幾乎是全班女生捧著的對象;初中開始收情書,收到手軟;高中時,女孩子們似乎更懂事了,他的家庭背景給他的英俊更添了一層誘惑力。

宋璽從來冇特彆喜歡過誰——往往求而不得的東西,纔會激發內心的狂熱。

他冇有過。

愛情對他,實在太容易了。

他高三複讀,有個很漂亮的女孩子,她和她男朋友也一起複讀。

宋璽覺得她美麗,看過她好幾次,還特意在她麵前耍帥。不是想搶她,單純就是覺得她漂亮,喜歡看她時候那種歡喜的感覺。

然而冇過一個月,女孩子就甩掉了她男朋友,主動追求宋璽。

宋璽冇有歡喜,而是覺得噁心。

所以,怎麼追求心裡另有所愛的簡白、真的追到了是否也會噁心她,宋璽毫無把握。

他不是十幾歲了,他承受不住任何的打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