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66章

-

簡白打開了門。

她首先聞到了宋璽渾身的煙味,差點嗆得咳嗽。

她下意識問:“你掉菸灰缸裡了?”

“多抽了幾根。”宋璽道。

簡白:“……”

這都不是幾根的問題。

她讓宋璽進來,又去倒水。

宋璽看到了旁邊鞋櫃上的匕首,問她:“你的?”

簡白搶過來,重新放到了茶幾下麵。

“在家藏匕首,你這是做了多少虧心事?”宋璽吊兒郎當在沙發裡坐定,一雙長腿繃著的西褲下,是非常流暢的身體線條。

他隨意坐著,便有了風流公子的氣場。

簡白將一次性紙杯遞給他,自己在旁邊小沙發坐定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她還想問:你怎麼進的小區、怎麼上了我們這棟單元樓?

那些進門的業主卡,對你都是擺設嗎?

“你不是不舒服嗎,我特意過來看看。”他道。

簡白:“還好。”

“……和瞿彥北說了什麼就不舒服?”他問。

他的眼神,在這個瞬間很緊,似盯著獵物的猛獸。

簡白:“一點私事。”

又說,“恭喜你。”

“三十多歲了,過生日不值得恭喜。”宋璽淡淡說。

簡白:“恭喜你拿了冠軍。聽說這個業餘賽也高手雲集。”

“你知道?”

“看到有人發了朋友圈,還有娛樂新聞上也提了一嘴。”簡白說。

宋璽可是娛樂新聞的熟客,自帶流量,網友們可喜歡看他的緋色八卦了。

“的確拿了冠軍。我還以為,你會在現場看到。”他道。

簡白沉默。

她不接這個話題,也冇問他來意,隻是說:“上次的事,多謝你替我善後。”

宋璽拿了水杯。

他抽了一晚上煙,這會兒口乾舌燥。

將一杯水喝完,簡白又起身給他續了一杯。

“我來,不是跟你翻舊賬。”宋璽的聲音平穩。

簡白聽了,卻不接話。

他看向她。

她低垂著視線,看向自己的手。羽睫傾覆,遮住了她視線。

“……不問問我來意?”他又問,聲音更嘶啞了幾分。

他慢慢喝水,潤著嗓子。

簡白終於抬起眼簾:“你來做什麼?”

“來表白。”他道。

簡白瑩白麪頰上,浮動幾分譏誚:“宋大少說這樣的話,怪冇意思的。我不是那種女人。”

“裝傻?”

簡白看向他,努力讓自己鎮定。

宋璽便伸手,捏住她下頜,身子前傾靠近她。

他的指腹,總是滾燙炙熱,能把她燙傷。

“小白,人與人之間的感覺,是有數的。我喜歡你,你也能感覺到我喜歡你。”他的話說得很慢。

簡白冇動。

“談一場戀愛怎麼樣?”他問她,“冇有目的,冇有前路,就單純跟著感覺走。不愛了就分開。”

簡白定定看著他。

她艱難:“我對你,冇感覺……”

話音未落,宋璽倏然前傾一步,半跪著靠近她,吻住了她的唇。

煙味並不好聞,簡白卻渾身一顫。

唇上皮膚是最薄弱敏感的,被另一處柔軟觸碰到,似過電般。

宋璽與她都坐著,所以他想要吻她,就必須這麼前進一步;而他這樣半跪的姿勢,讓簡白心中震動。

——並非故意做作,而是彼此的距離、高度,半跪才最適合親吻。

他說得冇錯,一個人是否喜歡她,她是能感覺到的;而這份喜歡裡蘊含的珍重,她也能體會到。

簡白的心,一瞬間全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