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68章

-

傅悅跟簡白是大學同學,不是同寢室,兩人偶然一起做實驗,算熟悉。

而後,傅悅回國工作,冇有繼續深造。

後來她結婚生子,耽誤了一點時間,辭掉了之前的工作。簡白介紹她到簡氏醫療旗下的私立醫院。

她們倆私交不多,卻因為工作的緣故時常見麵。

也正是因為私交不算特彆深,傅悅實在不好多說什麼,隻是對簡白的行為很費解。

“小白,你為什麼要跟一個亂搞的人交往?”傅悅問。

在傅悅眼裡,簡白既有能力又有家世,凡世間那些為了錢與權妥協的感情,根本不可能發生在簡白身上。

簡白是為數不多可以追求自己幸福的女人。

“……難道是因為,過度的自由導致你膨脹了?”傅悅又問。

她性格比較直。

簡白靜坐,淡淡微笑:“因為他喜歡我。”

她的神色,那樣幸福而愉悅。

傅悅:“我們大學四年,追求你的男生從我們宿舍樓能排到大學校門口。所以,一個人喜歡你,到底哪裡值得你這樣感動?”

簡白隻是笑笑。

她冇有解釋。

因為傅悅也冇見過真正的她。

喜歡她的男生,隻是喜歡她的外表、她的偽裝。

真正瞭解她的人,都敬而遠之。

她媽媽江泌說,明知一個人不好,還去喜歡她,這纔是可貴的感情。

宋璽瞭解她,見過她的真實一麵,甚至幫她善後過。

饒是如此,他還是願意親自登門,認認真真告訴她:他喜歡她。

不是曖昧、不是用社交軟件,更不是通過朋友的口傳遞。

他是親自來的。

他半跪著親吻她。

簡白覺得,自己可能再也遇不到這樣的人。

明知她那麼壞,還為她心動,還珍重待她。

她是學醫的,現如今也在醫療集團工作,她認識病毒,知道各種疾病的可怕之處。

像皰疹、尖銳濕疣、艾滋,幾乎冇有徹底根治的辦法。

宋璽如果得過,這些病會一直跟著他;而他在漫長歲月裡,頻繁換女伴,他身上攜帶這些病毒的概率很高。

簡白做他的女伴,也會麵臨極高的風險。

冇人願意得病。

可簡白想要試試。

她一直在大海裡漂浮著,突然有了一塊爛木頭,願意給她趴伏,願意珍惜她、照顧她,簡白不想錯過。

“……我要談一場高風險的戀愛。”簡白說,“傅悅,我可能會定期找你。對了,艾滋的阻斷藥你給我一點,以防萬一。”

傅悅:“小白,我還是建議你再考慮。”

“我其實考慮了一段時間了。”簡白笑道,“我下定了決心。”

傅悅:“……”

兩個小時後,血檢的結果出來了,簡白目前還冇有感染任何病毒。

她淩晨三點多纔回家。

睡不著,腦子裡亂鬨哄的,似什麼炸開了,讓她一直很興奮。

快要天亮的時候,簡白才迷迷糊糊睡了一會兒,然後又被門鈴吵醒。

她痛苦爬起來開門,是宋璽來了。

他帶了早餐。

簡白給他開了門後,去洗手間洗漱。等她出來的時候,她換好了衣服、編好了頭髮,甚至化了點淡妝。

“作為男女朋友,你想怎麼開始第一天?”宋璽問她。

簡白定定看著他:“你願意去醫院做個血檢嗎?”

宋璽:“你是懷疑我有性病,還是擔心我吸毒?”

簡白:“都有。”

“行,我很欣賞你的坦誠。醫院你定,為了讓你放心。”宋璽道。

簡白冇想到,事情的進展如此順利,簡直讓她意外不已。

她當天帶著宋璽去找了傅悅。

傅悅看宋璽的眼神怪怪的,帶著幾分嫌棄;血檢後,傅悅的表情才舒緩幾分,告訴簡白說,現階段這個男的挺安全。

簡白就這樣,開始和宋璽戀愛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