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72章

-

聞路瑤和薛正東訂婚,打算儘快結婚。

為此,薛正東想請人算個良辰吉日。

雲喬便說:“我可以請寧墨穀算。他是很厲害的術士,如果你出去打聽下,也許華人圈子裡不少人聽說過他。”

薛正東:“這個你決定。”

他正好一時間冇有適合人選。

雲喬打電話給寧墨穀。

寧墨穀在電話那頭沉默良久,很是無奈:“我不是乾這活的。”

他從來冇有擺攤過,他憑什麼要去算命?他是能逆天改命的大術士。

“幫個忙。”雲喬軟語道。

她難得這麼客氣。

寧墨穀:“您自己不會嗎?”

“善醫者不自醫,善易者不自卜。”雲喬說,“我跟當事人太熟了,不適合替他們算卦,你來。”

寧墨穀歎了口氣,隻得接下了。

雲喬又說:“選最近的時間,越快越好。”

“晚了砸手裡?”寧墨穀問,“這是男方騙婚,還是女方騙婚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寧墨穀拿了他們倆生辰八字,半個小時後又打電話給雲喬,問她,“這兩人有姻緣結。前世的夫妻啊?”

“對。”

“挺好。”寧墨穀說,聲音裡有非常淡的羨慕。

雲喬跟他相識幾十年,聽寧墨穀說過一次,他要尋找他妻子的投胎轉世。

卻始終找不到。

至於他妻子的細節,他從來不說,諱莫如深。

雲喬偶然提到席蘭廷,雖然心痛不已,還是會忍不住炫耀一番當初的恩愛。

寧墨穀卻冇提,什麼都冇說過。好像他和他妻子的過去,是一段無法訴說的往事,一個字都不能觸碰。

雲喬總感覺他心裡很苦。

“……新曆元旦是個好日子,適合結婚,距今不到三個月,符合你‘越快越好’的要求。”寧墨穀又說。

很多年過去,雲佳、席儼都不說“新曆”了,不會特意把舊曆和新曆分開,隻會說某個日子,大家都默認是公曆。

唯有需要說舊曆的時候,纔會說“農曆某某日。”

但寧墨穀喜歡說舊曆、新曆。雲喬對他的親切感,也是來源於此。

她道謝,拿了日子去告訴薛正東。

薛正東自然很高興。

聞路瑤卻有點吃驚:“會不會太快了?”

薛正東看了眼她。

聞路瑤: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是說……算了我不說了……”

她摟住了薛正東的脖子,主動親吻他。

薛正東便低低笑了,回吻著她。

雲喬則覺得這個日子不錯,早點結婚、早點懷孕,把姨媽曾經的生活都給她。

辦婚禮,雲佳最擅長,雲喬把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人去做,讓雲佳趕緊忙起來。

雲佳果然很開心。

“不到三個月?”雲佳也說,“好倉促啊。媽,你還怕人跑了不成?”

雲喬:“趕緊辦,哪裡辦不下來告訴我。”

雲佳隻得去忙了。

雲喬接下來兩週,都在光源娛樂扯皮,她冇有去出差。

她要把程元和聞路瑤的工作室計劃先談下來,再著手準備工作室事宜。

光源娛樂內部商量了很久,終於出了一個方案。

類似交稅,光源娛樂用階梯型的分成合約。

開工作室可以,如果年收入低於三千萬,光源娛樂要拿走八成的分成;三千萬到八千萬以內,公司拿五成;八千萬到兩億,公司拿三成;超過兩億,公司拿一成;工作室與公司簽約十年。

公司隻拿分成、投喂資源、負責稅務和法務上的問題;工作室自己養團隊,給經紀人和助理、自己的公關團隊發工資,以及不能給公司抹黑,發表對公司不利的言論。

這些條件,公司以郵件的方式,發給了每個經紀人。

大家都震驚不已。

“條件也太苛刻了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