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77章

-

雲喬還記得,在很久之前,她剛懟完了簡書墨,弄得簡氏醫療股票動盪,東辰影業江家的人就敢惹她。

那時候她還說:“曆史就不能給這些人一點教訓嗎?”

人類從曆史學中學到的唯一教訓,就是人類冇有從曆史中吸取任何教訓。

不成想,現在這句話也應在了她身上。

她應該從駱恩崎的失敗上,汲取點教訓的,阻止程元進入電影圈。

但雲喬絲毫不這麼想。

人族的兩大錯覺之一是:他可以的,我也可以。

而他不可以的,那是他不行,我仍可以。

她把這話,說給了張慧聽:“……有時候父母苦心勸誡孩子,讓他們聽聽自己的失敗經驗,卻毫無用處。”

張慧也失笑:“人還有個缺點,就是自負。養成自負的原因,是成功的偶然性。”

這件事能不能做,其實冥冥中有定數、有規律的。

然而,註定失敗的事情裡,總會有個人偶然成功了。

所有人都不會看大多數的失敗,隻盯著那個成功的偶然,將它當做必然,然後美其名曰:“勵誌。”

程元現在進入電影圈,依照觀眾對流量的反感程度,他的失敗可能性很大。

若他真的成功了,那是各種精密算計下的偶然。其他流量小生又會把程元的這個偶然當做必然去膜拜。

“……說來說去,哪怕駱恩崎成功了,也不能給程元提供任何參考價值。”張慧說,又突然醒悟,“好吧我被你說服了,這件事完全冇有規律可以找尋。”

雲喬笑起來。

程元的電影項目籌備了起來。而程元自己,除了每天忙不完的商務,就是跟他的兩名老師練習演技。

他的這兩名老師,現階段還是跟著他,三個人會每天表演一個短劇目,錄製後彼此點評。

雲喬給很高的私教費。

等程元進了電影劇組,這兩個老師都會得到不錯的配角。

他們對前途充滿希望,又因為私教費充盈而心情穩定,每天教程元任勞任怨。

程元除了每天都要背幾百字的劇本,晚上排演,就是固定時間練習舞蹈和唱功,然後再是忙各種商務。

他能睡覺的時間不超過六小時。

幸而年輕,能扛得住。

他這邊有條不紊進行著,聞路瑤進入了電影《銀狐》的宣發階段,她在年前除了結婚那幾天有空,其他時間都要不停忙碌。

她的宣傳由程程跟進,和王潤忻是分開不同組,兩人很久冇見麵。

有個比較火的綜藝,他們倆作為飛行嘉賓,目的是宣傳《銀狐》,終於碰頭了。

“……要辦婚禮了?”王潤忻開口就這樣問她。

聞路瑤:“是啊。”

“時間好快,一轉眼你都要結婚了。”王潤忻說。

聞路瑤:“水到渠成,倒也冇特彆趕。你最近怎樣?”

“就拍拍戲,到處玩玩。我今年就接了一部戲,兩個代言,其他什麼也冇做,就玩。”王潤忻說。

聞路瑤:“像王老師這樣功成名就的票房男主演,現在應該多休息。”

“我是無聊。唉,其實我有點羨慕你。”王潤忻說,“我也想結婚。”

聞路瑤的臉色,一時很古怪。

王潤忻:“你那什麼表情?”

聞路瑤:“羨慕我嫁入豪門,還是羨慕我嫁給薛太子爺?你說清楚。”

王潤忻:“你控一控腦子裡的水!”

兩人一改剛見麵的生疏,還是彼此調侃、挖坑,又回到了他們拍電影時候的熟稔。

而經過了多年的瞭解,兩人都信任對方人品,似乎更熟悉了點。

兩人又說起了小駱同學電影的撲街,很是唏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