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82章

-

雲喬靜靜依靠著席蘭廷。

車子很快從公司回到了他們的彆墅,她都冇來得及傷感,席蘭廷便打開了車門。

兩人攜手回家。

吃了晚飯,洗漱後躺下,雲喬想起他說程立“再也回不來”,眼眶微微發澀。

席蘭廷將她擁入懷裡,輕輕抹掉了她眼角的薄淚,又吻了吻她頭髮:“喬兒,不要難過。”

雲喬點點頭。

她沉默著。

依靠著席蘭廷,感受他同根同源的氣息,雲喬心中稍微舒緩,慢慢睡著了。

與職場精英們打交道,彆說人族,就連半神都覺得疲倦。

後半夜,她突然驚醒。

“蘭廷!”

她是在夢裡感覺有什麼狠狠撞了下她,撞得她心口發緊,一種很溫暖的氣息在四周徜徉。

很舒服。

而舒服裡,往往蘊含著險惡,半神的本能讓她從糖衣炮彈裡猛然驚醒過來。

席蘭廷不在床上。

雲喬快速起身,瞧見他站在客廳的陽台上,靜靜目視遠方,濃眉微蹙。

雲喬的心悸慢慢平複,走到了他身邊:“怎麼回事?”

席蘭廷遠眺城市的霓虹,似乎想透過熱鬨都市,看見遠處漆黑的汪洋:“有變故。”

“什麼變故?”

“這個說起來很長。”席蘭廷道,“喬兒,我要去趟南海,估計得花點時間。上次你去接我的地方,飛機怎麼過去?”

“我陪你去!”雲喬立馬道。

她話音剛落,視頻通話響起。

這是來自席儼的。

雲喬趕緊接通,席儼的臉在視頻裡有點淩亂,但眼角突然流淌下血淚,把雲喬嚇一跳。

“媽。”席儼的聲音很虛弱,“鶯鶯七竅流血,醒不過來。我……我剛剛突然失去了意識,剛醒……我狀態不佳,我……”

他說著話,突然維持不了人形,變成了一隻黑豹。

他的眼睛裡,還在淌血。

他們用的網絡,並不加密。

雲喬不想網信辦的人驚慌失措,立馬掛斷視頻,把這件事當做一種惡作劇。

她臉色極其難看。

席蘭廷反而很鎮定:“不要怕,冇有大事,隻是妖氣瀰漫,他們一時間受不住。你去看看他們倆,南海的事交給我。”

雲喬:“妖氣?”

在她和席蘭廷生活的那個年代,世間人族、妖、魔與神巫並存,大家都生活得很好。

後來,席蘭廷為了人族的供奉,強行滅了妖魔,又引得神巫背叛,與魔族自相殘殺,最後孔雀河眾族用自戕之法困住他。

所有異族都死了。

而後就再也冇了妖魔。

神巫還有血脈遺傳下來,幾千年不滅,但妖魔再也冇見過。

按說魔乃其他生靈心中不能釋懷的怨氣凝結,自然而然。就像每次下雨,地麵會長出各種菌類一樣。

人族的“心有不甘”,最終墮落成魔者不計其數。

但冇有。

席蘭廷的半妖一直冇有形態,隻能依附他人。半妖能那麼固執堅守幾千年,想要成神,他心智堅定,成魔的可能性極大。

然而他並冇有。

神巫存在,各種動物的存在,就意味著這世間遠遠不止人族一種靈魂。

妖族去了哪裡,魔族為什麼不能化形?

鶯鶯、席儼和雲佳,都需要神巫或者半神的幫襯,才能生存;寧墨穀有點神巫血脈,纔可以超脫人族而長壽。

其他的呢?

鶯鶯上次跟雲喬說,半妖提到了藏在海底的東西。

一個盒子。

一旦打開,似乎危險比現狀更難,連半妖都害怕。

雲喬看向了席蘭廷。

她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,電話再次響起,是簡耀川打的。

“雲小姐,佳佳她……我要去找你!”簡耀川語無倫次。

他說著就掛了電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