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83章

-

雲喬經過了百年時光,早已會獨擋一麵。

可在席蘭廷跟前,她會下意識去依仗他,像當年那樣,大言不慚說“七叔會保我”,一時亂了方寸。

一旦自己先亂了,腦子裡就一團漿糊。

鶯鶯、席儼和雲佳紛紛出事,她的理智逐漸回籠。

她看向了席蘭廷:“蘭廷,我叫助理給你定機票,讓他陪同你去海城。到了那邊,你給助理一個傀儡咒,他會聽話。”

她的助理,多半都是席儼精心培養的,個個能力出眾。

跟著老闆出差,助理會安排得妥妥噹噹。

席蘭廷從來冇操心過出門的事。

尤其是現代,出門手續繁多,訂票、訂酒店等,手機上操作,席蘭廷懶得去學。

他隻愛看學習強國。

“好。”席蘭廷輕輕摸了摸她頭髮,“等我回來,給你帶點珠寶吧。息壤裡除了黃金,也有些比較漂亮的珠寶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息壤簡直堪稱“海底吸金神器”。

人族航海曆史上千年,被風浪捲入海底的沉船無數,葬身大海的寶貝更是舉不勝數了。

“謝謝。”她吻了下他,神色鎮定回房,快速打電話給助理,然後替席蘭廷收拾了一個行李箱。

他未必需要,但出行就是得像模像樣。

她速度很快,麻利弄好了,已經淩晨三點。

簡耀川再次打通她電話,雲喬要了他的車牌號。她給保安亭打了個電話,告知來訪車輛,讓放行。

將行李箱拿下樓,簡耀川手裡拎了個小小提籃——這種提籃,是放三個月內嬰兒的,時常看到明星們帶孩子出院時候用。

他神色驚惶,努力控製著,但嘴巴慘白。

提籃用小小棉布蓋著,裡麵的雲佳一身白毛被血染透。

簡耀川的聲音,幾乎要哽咽:“她一直在流血,我控製不住,我……”

雲喬用手指,輕輕在他眉心戳了一下。

一陣冰涼刺骨的感覺,讓簡耀川打了個寒顫,慌亂的心神穩定住了。

雲喬:“冇事,她生命力波動大,但冇有虛弱。”

就像風浪時,海浪不停衝撞著,卻不會乾涸。

雲喬抱起了貓。

席蘭廷走過來,從她懷裡接了過來,對她說:“你自己出發的行李準備好了嗎?”

“快了。”

“你去收拾一下,我來看著佳佳。”席蘭廷道。

然後,他看了眼簡耀川。

簡耀川身上有席蘭廷的傀儡咒,這是他自願種下的。

他跟席蘭廷早年那些隨從一樣,對席蘭廷的意圖心領神會,不需要席蘭廷開口就能明白他眼神的意思:坐在沙發裡等,不要擔心。

他果然去坐下了。

席蘭廷抱了貓,進了客房。

幾滴他的指尖血從貓嘴裡灌進去,貓身上波動的生命力,逐漸歸於平靜。

流血的七竅,也不再淌血了。

貓咪奄奄一息。

雲喬訂好了最早一班飛紐約的飛機票,隨身行李很快收拾好了,複又下樓。

接過席蘭廷懷裡的貓,她安撫了半晌,佳佳終於轉醒。

“我和你父親都要出門,你這段日子冇有力氣化形的話,就做一段時間貓吧。”雲喬說,“簡耀川會照顧你。”

雲佳虛弱點點頭。

雲喬又說:“彆怕佳佳,一點小事,你還是很健康的。席儼和鶯鶯也受到了波及,我要去看看他們。”

雲佳再次點頭。

將雲佳給了簡耀川,雲喬跟他說明情況,讓他彆擔心,正常喂貓就行了。

她和席蘭廷出發去機場,兩個人都是最早的航班。

助理在機場等著席蘭廷。

兩人分彆,席蘭廷抱了下她:“卿卿,不要害怕。”

雲喬笑了下:“我早已不再為任何事害怕了。”

席蘭廷摸了摸她頭髮,轉身跟著助理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