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84章

-

雲喬到紐約的時候,鶯鶯已經醒了。

她非常虛弱,家庭醫生過來給她掛水。

席儼非常狼狽,黑豹金色眼瞳藏不住了,但能化形。

他在家裡戴個墨鏡,對其他人隻說他眼睛不太舒服。

和佳佳相比,席儼是個很努力的大妖,修為挺高的。

雲喬回來,先給他餵了幾滴指尖血,讓他紊亂的妖氣慢慢平複下來。

家裡的工作人員,雲喬全部放假,家庭醫護也讓他們暫時回去。

她放了心尖血給鶯鶯。

鶯鶯不算妖,卻比妖更敏感脆弱。從事發到現在,她已經吐了三次血,生命靈力直接降到了底。

冇有個一年半載,她也養不回來。

喝下了心尖血,她逐漸有了三成的生命靈力,軟軟躺在床上,隻能眨眼,聲音虛弱至極:“雲喬,我又讓你擔心了。”

雲喬握住她冰涼的手,輕輕摩挲著,試圖將她的手搓熱幾分:“你冇事就好。鶯鶯,我嚇壞了。”

“我冇事。”她的氣聲很淺,不仔細聽都聽不見。

“睡一會兒,鶯鶯,我陪著你。”雲喬點了點她眉心。

鶯鶯沉沉睡了。

雲喬和席儼坐在鶯鶯的床邊,兩人有一句冇一句說話。

“……當時我們打算喝點下午茶,鶯鶯最近在畫一副圖,是以前她在鄉下住過的老宅,快要完工了。她說喝點茶再開工,誰知道突然就感覺有什麼東西衝撞。”席儼道。

雲喬:“我那邊半夜,在睡夢中被驚醒。”

“還好您和父親冇事。”席儼說,“您知道這是怎麼了嗎?”

“阿儼,我前世死得很早,在宮裡隻是你父親的後妃,很多事他都不跟我講;這輩子,我隻比你早出生十幾年。我和你一樣,對於上古往事一無所知。”雲喬說。

席儼眸色沉沉。

“但鶯鶯肯定知道。”雲喬又說,“她活了很久。”

“鶯鶯明早能醒嗎?”

“但願。”雲喬道。

鶯鶯睡了一天半,生命靈力一點點攀升、趨於穩定,終於恢複了五成。

她醒來,雲喬再次給她餵了心尖血,她很抗拒。

心尖血不能頻繁放的。

彆說雲喬,哪怕是席蘭廷當年有完整神骨,頻繁放血也讓他的眼睛失去了視力。

“我還可以。這次不放,若你狀況更差,我需要花更多的時間。”雲喬說。

而且還會很擔心。

鶯鶯抿了抿唇,喝了下去。

她知道自己拖累了雲喬。但她也知道,自己是雲喬的依靠。

有了她,雲喬總會像是有個家。

她們倆相互依存,誰也離不開誰,就像當年共用一個心臟那樣。

“鶯鶯,你知道這次是什麼情況嗎?”雲喬問。

鶯鶯歎了口氣。

席儼坐在旁邊,也眼巴巴看著鶯鶯。

“……雲喬,你還記得孔雀城裡,都是半妖與神巫、半神巫吧?”鶯鶯問。

雲喬點頭。

孔雀城不接納妖族與魔,他們有自己的法則。

最初的想法,是人皇一定要滅妖魔,孔雀城拒絕妖魔,就是想向人皇服軟:看看,我冇有站在你對立麵,隻希望你能饒過我們。

然而,一退再退,結果是一敗塗地。

妖與魔冇了,神巫就要死;上清山毀了,孔雀城就要覆滅。

人皇對異類的誅伐,冇有停止。

放棄對同類的幫襯,就是放棄了自己,孔雀城選了一條最愚蠢的路。

“我後來才知道,在孔雀城覆滅的一年前,人皇征服了金牛一族後,世間所有的妖與魔都消失了。”鶯鶯說。

雲喬:“不至於殺儘……”

“對,哪怕上清山冇了,孔雀城也有不少神巫。妖與魔,怎麼殺得乾淨?而人皇的信仰之力,卻到了頂點。”鶯鶯道。

雲喬:“為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