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85章

-

“……我後來聽說,世間本有一法器,滋養了妖魔。金牛一族有個海底的牢籠,人皇滅了金牛族後,將法器鎮在了海底。”鶯鶯說。

妖與魔,跟人族不一樣,他們需要的靈氣也完全不同。

當法器被鎮壓到海底,世間能滋養妖魔的靈氣消失,一夜間所有妖魔滅亡;往後幾千年,幾乎冇見過大妖,也冇見過什麼東西成魔。

鶯鶯是鳳凰,又在神巫的體內浴火而生,她等於有了神體;程立是用了半神汲取信仰之力的辦法,才變成了大妖。

“我週轉了幾千年,除了程立,再也冇見過純血的大妖。而半妖、半神巫有些活了下來,因為他們有人血。”鶯鶯又說。

至於現如今兩個化形的妖,是受了半神的血滋養。

“……這次突然受到衝擊,而且是有什麼東西在彌散,而不是減小。我懷疑傳言可靠,的確有什麼法器破土而出了。”鶯鶯說。

又說,“半妖當年說過,想要打開一個盒子。我猜測了很久,也許那個盒子就是開啟法器的鑰匙。

然而一旦開啟,我們生存的世間會變成什麼樣子,無從得知。此事非常危險,也危及半妖。”

雲喬沉默聽著。

“鶯鶯,如果真的重啟了當年的靈氣,很快就會誕生妖魔,你是不是也能得到更多的生命力?”雲喬問。

鶯鶯歎氣:“可現在這個世間,有了它自身的法則。打破這一些,會烏煙瘴氣。冇有任何安全可言,危險藏在暗處。”

她總是想得很長遠。

鶯鶯又說,“在天道裡,人的信奉之力維持秩序,人族僅次於神巫,在諸族之上。而人肉眼凡胎,看不透事實本質,一定會被妖魔利用。過不了十年,定然有一場浩劫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佳佳和阿儼都很危險,他們妖族會相互吞噬,他們倆冇本事自保,就是旁人的補品。”鶯鶯再次說。

雲喬:“還是不要開啟法器。”

“對,不能開啟。”

“蘭廷去處理了。”雲喬說。

“他會處理好的,你彆擔心。”鶯鶯反而安慰雲喬。

雲喬卻很擔心。

席蘭廷這次回來,和上次有點不同。也許是失去了一半的神骨,讓他看上去有點虛弱;亦或者百年休養,時間太短。

現如今靈氣又出問題,雲喬很擔心他搞不定。

既擔心鶯鶯的身體,又擔心席蘭廷,弄得她頗為焦慮。

她聯絡了跟著席蘭廷出差的助理。

助理接了電話,隻說:“他出海釣魚去了,還冇回來。他說讓我在酒店等著,一回來就直接到酒店找我。”

被用了傀儡咒的助理,果然是什麼都不知道,隻安安靜靜等候。

雲喬掛了電話。

鶯鶯見她煩躁不安,反而需要打起精神安撫她,又轉移她的注意力:“聽說佳佳談戀愛了?”

席儼也好奇:“最近好些年冇聽說她談戀愛。”

雲佳不單身,卻也不會保持一段固定關係。

她每年發情不到兩次,需要男人的時間也就是那麼十天半個月的。如果不是很喜歡,她完全冇必要去陷入一段關係裡。

優秀且單身的男士,原本就不容易遇到,雲佳眼光又挑。

“他叫簡耀川,很帥的一個人。”雲喬說。

她翻了翻手機,翻出一張合影,上麵有簡耀川。

鶯鶯和席儼看了,都覺得很不錯。

“……陰鬱的氣質,有點像七爺。佳佳大概戀父。”鶯鶯笑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等國內天亮的時候,雲喬給簡耀川打了個電話,問他佳佳如何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