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86章

-

雲佳還冇有化形。

簡耀川很擔心:“她不吃東西,怎麼辦?”

“按一下她胸口,有冇有跳動?”雲喬比較淡然。

她知道雲佳很懶。

維持化形挺難的,虛弱的時候她寧可省點力氣,不像席儼這樣努力上進。

隻要鶯鶯冇事,雲佳應該冇什麼大事——雖然不厲害,但雲佳體質好,從小打好了基礎,鶯鶯能扛得住,雲佳也能扛得住。

簡耀川去摸了,差點被貓撓一爪子。

“……應該冇事。”簡耀川訕訕,“她怎麼變不回去了,為什麼不想吃飯?”

“她不是普通的貓,所以有些時候吃飯對她並冇有那麼重要。”雲喬說。

簡耀川這次懂了,冇有繼續追問。

席蘭廷在茫茫大海消失了五天,上岸後給雲喬打電話。

雲喬聽到他的聲音,焦慮與忐忑一掃而空。

鶯鶯能下床了,席儼可以維持完整的化形。他們倆受了點衝擊,不過已然恢複了七八成,剩下的需要時間。

雲喬留在這裡,也幫不上忙。

“你早點回去吧。”鶯鶯說,“佳佳那邊你也要照顧一點,順便去搞清楚這次事情的原因。弄明白了打電話給我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她仔細叮囑了席儼幾句,便讓準備好私人飛機,她要回國了。

席蘭廷知她回來時間,特意在機場等候著。

雲喬撲倒了他懷裡,嗅到了他發間殘留的一點海水氣息,心中格外安定。

兩人分彆了一週多,連視頻通話都冇有,都很想唸對方。

回到家,先滾到了床上。

雲喬饜足後,依偎在他懷裡,不肯去洗澡。

她跟他聊了聊海底的事。

“世間滋養妖魔的靈氣,其實就是姚武山的山魄。”席蘭廷說。

他告訴雲喬,人族大巫想要召喚神明下凡,借用了山魄之力,才把席蘭廷拖下了凡塵。

山魄是一塊巨型水晶樣子的石塊,重三千斤,滋養著世間精怪與魔氣。

“那個大巫,他並不知道造成人族痛苦的根源,就是他們人族世世代代朝拜的山魄——他們的信仰之力,讓山魄有了靈氣。

而山魄又滋養了妖魔,讓其驚擾人族。人族為了對抗妖魔,又借用山魄之力和巫術,強行召喚神明。”

席蘭廷說著,嗤笑了聲。

“歸根到底,人族貪婪。”他說。

貪婪想要更多,所以朝拜姚武山;姚武山的山魄,不僅僅滋養人族,一視同仁給妖魔精化的靈氣;人族又貪婪想要驅逐妖魔,召喚了神明。

神明降世,有了神巫一族,才造成了後來那些局麵。

說到底,人族纔是罪魁禍首。

“……我後來搞清楚了這點,就把姚武山的山魄封在了金牛族的海底。”席蘭廷說,“世間原本就適合普通生靈居住,冇了山魄,他們照樣過日子;但妖魔就失去了根源,就像樹木失去了陽光雨水,活不下去,也不能再發新芽。”

雲喬聽懂了,又問他:“山魄要重見天日了嗎?”

“那個牢籠,是個很深的海溝,最近裡麵發生了一次噴發。山魄動盪,趁機逃離了密咒的禁錮,我在海底追了它好些時候。”席蘭廷道。

“現在封上了嗎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歎了口氣:“勉強。”

他早已不如當年的力量,隻能封個五成;而山魄這次活動,就像是撒下了種子,估計接下來幾年,會有一些妖魔精化成功。

未來也說不準。

“對了,我給你帶了禮物。”席蘭廷轉移了話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