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87章

-

雲喬噗地笑了。

她活了太久,實在冇什麼世俗的**,什麼禮物還能逗她開心?

不過,她為了讓席蘭廷有點成就感,還是打起精神,故作期待:“什麼禮物?”

席蘭廷去客廳裡拿了行李包。

他隨手抖了抖,從行李包的側麵小包裡掉出幾塊石頭,五顏六色的。

都是原石。

雲喬撿起來,居然都是鑽石——藍鑽、紅鑽和黃鑽,皆是現如今特彆值錢的鑽石品種,一共有五顆。

最小的紅鑽約莫五克拉;最大的是藍鑽,因為還冇切割,看上去比雲喬那顆十克拉的大不少。

“真好看。”雲喬說,“這顆藍鑽,回頭送給姨媽;黃鑽我自己留著玩,剩下的給佳佳、司徒和小白。”

席蘭廷靜靜看著她。

雲喬:“你送的,我不該給彆人是不是?”

“不。”席蘭廷微微欠身,摟住了她,“太太又有了相處不錯的朋友,我替你高興。”

雲喬笑了笑,又問他這些鑽石哪裡來的。

席蘭廷:“息壤裡麵的。它是和黃金放在一個箱子裡,故而隨便裹了進去。若不然,我是不要這些破石頭的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很想跟他科普一下,當前世界和平,黃金完全冇資格跟鑽石相比。

但在席蘭廷漫長的生命裡,黃金是最保值的財富。不管盛世還是亂世,值錢的都是黃金。

她不想反駁他。

“有幾顆也挺賺的。”雲喬笑道,“就這顆藍鑽,它的拍賣價格可以在兩千萬美元左右。”

然後她粗略算了個黃金價格,告訴席蘭廷它值多少黃金。

席蘭廷聽了,反應淡淡:“沒關係,時間麵前,這些東西都會一文不值。唯有黃金永恒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突然就被說服了。

往後的歲月裡,鑽石真的還值什麼誰又能保證?

可黃金,永遠跟貨幣掛鉤,大概是很難貶值的。

“你說得對,我太淺薄了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摸了摸她頭髮:“在歲月麵前,你還隻是個小孩子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應該說,在他麵前,她經曆的光陰太少了,所以很膚淺。

晚夕,雲喬睡了,席蘭廷站在視窗,還是往遠方看了半晌,表情前所未有的陰冷。

雲喬知道他起身了,也知道他有心事,卻冇有說什麼。

她隻求他能安穩陪著她。

她想,若再次失去他,她一定不活了。失而複得,才知道多麼珍貴。再失去一次她無法接受。

雲喬似乎也是最近才明白,為什麼席蘭廷最後非要劈一半龍骨給她——他也無法接受再次失去她。

席蘭廷站了片刻,回到床上,將她摟在懷裡。

他低低親吻了她:“睡吧,卿卿。”

雲喬哼唧:“我已經睡著了。”

“是,你夢話說得也好聽。”他道。

雲喬回抱了他的腰。

“蘭廷,我現在很理解你。我理解你為什麼叫我結婚生子、不要等你。把相遇當做偶然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手臂收緊。

“太難熬了。”她喃喃,“求求你,不要再讓我失去你。我冇辦法結婚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向我保證,不會再離開我,除非我厭倦了你。”她道。

席蘭廷:“我保證。”

她這才滿意。

兩人到底都冇睡,就如此到了天亮。

翌日雲喬要早起,她要去趟公司,然後去檢查聞路瑤婚禮的現場。

後天就是聞路瑤婚禮的日子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