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199章

-

席蘭廷開車回到了席公館。

除了席榮,其他三名隨從都在。見他懷裡的女人,幾個人齊齊變臉。

席蘭廷:“準備涼水,越涼越好。再去冰窖看看,還有冇有剩下的冰,有多少拿多少來。”

隨從三人聽了他的話,分頭行動,冇有半分遲疑,也不詢問緣故。

席蘭廷將雲喬暫時放在沙發裡。

雲喬渾身滾燙,皮膚、呼吸,都灼人,有種快要燃燒起來的錯覺。

席蘭廷仔細檢查了她,發現她是把胸針的尖頭刺入了自己左手大拇指裡,弄得鮮血到處都是。

席蘭廷替她拔出胸針的時候,她在昏迷中痙攣了下,應該是很疼。

除此之外,她身上並冇有其他外傷。

昏迷不是因為被下藥,也不是因為胸針,而是她給自己救治時候冇有掌握好分寸,用力過頭了。

她那時候,肯定很害怕。

席蘭廷想到此處,胸前裡一團冰在用力衝撞,又冷,又難受。

“七爺,水放好了。冰窖裡還剩下一點冰,也放到了浴缸。”席長安在門口說。

席蘭廷頷首。

把雲喬抱到了浴缸,脫了外麵的風氅,冇有動她的旗袍。雖然他知道,她旗袍裡麵還有襯裙。

水溫太低,雲喬似乎又痙攣了下。

席蘭廷站在旁邊,看了半天才知道她早已醒了。不是什麼痙攣,是水太冷凍了她一個激靈。

她很無力,彆說四肢這會兒動不了,誰都可以對她為所欲為。單說她的表情,她連睜開眼皮都費勁。

看到了席蘭廷,她似乎很安心,重新闔眼。

她不能動,但薄薄眼皮之下的眼球在快速轉動著,她還是有滿心的話要說。

席蘭廷對她道:“你先泡著,一會兒體溫降下去了就冇事。”

這等高溫,是身體對藥物起了抵禦,自發形成的。

他要轉身出去了。

雲喬似乎拚了全力,睜開了雙眼。她望著席蘭廷,嘴唇微微動了動,似乎想說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席蘭廷對她道:“不怕,這裡很安全。這是我的院子。”

雲喬如果是健康的,她此刻用力過度的表情應該很猙獰;然而,她渾身無力,哪怕是表情都欠缺。

席蘭廷要出去,她很不情願,然而他還是走了。

他親自打電話給李泓:“帶上你們醫院最好的退燒藥,趕緊過來。”

李泓接到了正事,立馬道是。

掛了電話,席蘭廷又對席雙福說:“你去趟督軍府,叫上週陽,一起去那家飯店查。順便告訴督軍,這次誰攔路,我會宰了誰。”

席雙福領命而去。

席尊很擔心,見席蘭廷吩咐完了事情,坐下來發呆,他趁機問:“七爺,真的不去醫院?”

席蘭廷回神:“讓李泓來是一樣的,冇什麼大事。”

席尊覺得雲喬事情可嚴重了,然而七爺說冇大事,哪怕天塌下來了也冇什麼大事。

他不再多嘴。

席蘭廷吩咐完了,重新進了浴室。

他拿了個巾帕,坐在雲喬旁邊。

雲喬身體浸泡在冷水裡,溫度慢慢降下去了點,但她的頭熱得似乎要爆炸,一張小臉通紅。

席蘭廷用巾帕沾了冰水,敷在她額頭。

雲喬努力睜開眼。她用力抬手,想要拉住席蘭廷的胳膊。

“彆折騰,你好好泡著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綿軟胳膊抬起又跌落,兩次之後,席蘭廷妥協了,握住她的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