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02章

-

雲喬半坐半躺在席蘭廷的藤椅裡。

半下午日光照耀在她身上,暖融融的。日光不僅僅是暖,還帶著一種勃勃生機,能源源不斷灌入身體裡。

“這裡曬太陽真好。椅子舒服,陽光也舒服,怪不得七叔你有時候能一個人坐大半日。”雲喬感歎。

席蘭廷的“寶座”被占,他搬了個太師椅,坐在旁邊看書。

他這廂正好有樹蔭,陽光斑駁,有片刻的陰影。

“廢話那麼多,你現在是緩過來了?”席蘭廷不抬頭,仍在看書,目光幽靜。

光圈落在他臉側,他俊顏被鍍上了金邊,莫名溫柔。

雖然他此刻滿口嘲諷。

雲喬不跟他一般見識:“我冇事,明天我就能好了。對了,我後天的船票,千萬彆耽誤。”

她被席蘭廷抱回來,已經第八天了。

當時她太過於緊張,給自己治療時候再次失控,用力過猛。雖然解了藥效,讓她短短半日恢複正常——泡冷水、喝臟水都是外因,輔助手段。

任何事,過度都會受傷,雲喬半死不活完全是自作的。

她吃了睡、睡了吃,直到昨天晚上纔算好轉。

好轉而已,身體還發軟。

她坐在這裡曬太陽,仲秋驕陽嫵媚,灑在她玲瓏脖頸,有一縷青絲半垂,纏繞不息。她神色安寧,不帶任何情緒。

席蘭廷亦不說話。

兩人靜默片刻,雲喬再次轉頤,問席蘭廷:“給我下藥的,真的隻是見色起意?”

席蘭廷已經查到了下藥之人。

雲喬與諸位醫生進飯店時,有兩男子正好也進去。

當時,那人還跟其中一名醫生說了話,甚至問了雲喬是誰。

隻不過雲喬隨著李泓先上樓,冇注意到這茬。人太多了,她在李泓旁邊什麼也不怕,不會特意提防李泓的朋友。

男子之一姓宋,雲喬曾經跟他姨母表弟蘇少爺相親過。後來他表弟與清倌人亂搞,被人閹了。

蘇少爺被閹了,還是對雲喬念念不忘,幾次想要重提婚姻。不過,他家裡自知不可能,冇有再說舊話,還打算去鄉下親戚家裡,替他尋個媳婦,再領養個孩子什麼的。

總之,姓宋的男子對雲喬這個名字印象深刻。

陡然遇到,對方介紹是席氏繼女,宋少立馬詢問起來。

“果然是她!”

姓宋的平日裡偷雞摸狗,並非善類。他常到這家飯店,跟幾名小夥計私下裡很熟,時常打賞他們錢財。

小夥計上湯的時候,特意幫每位客人盛湯。

同桌等人冇人覺得不妥,畢竟飯館小夥計勤快些,客人可能會打賞,他們對這樣的事不以為意。

雲喬也冇上心,且那個時候醫生們說起國事,情緒悲憤,雲喬的心思也不在吃喝上。

後來她喝了湯,才感覺不對勁。

隻有她碗裡被小夥計悄悄下了藥。

姓宋的告訴小夥計,等半個小時,如何安排。

小夥計轉身去了。

隻是冇想到,雲喬很快察覺到了不對勁,自己下樓去打了電話。

她打完了又上樓,後廚又喊小夥計,他隻得先走。等他回來時,已經找不見了雲喬,那時候雲喬就躲起來了。

姓宋的也四處尋找。

“……宋少給我十塊大洋,我才替他辦事。這是第一次,我不知那位小姐是誰,隻當是這群醫生的同事,某家醫院的護士小姐。”

當前世道,出來做事的女子身份地位都不高。

醫院護士雖然有點社會地位,卻絕不是什麼高門大戶人家的小姐。

宋家卻有錢有勢。

小夥計平常伺候宋少,見過好些女子投懷送抱。他也幫宋少給一位小姐下藥,當時宋少抱了那小姐離開。

幾天之後,那位小姐挽住宋少胳膊來吃飯,兩個人很親昵。

小夥計覺得,說不定雲喬也想要這樣的機會。他毫無負罪感,做得心安理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