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04章

-

靜心看了眼旁邊站著的席蘭廷,低聲道:“我們三,還有七爺,尊哥和榮哥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怪不得跟搬家似的。

席蘭廷之前還說,他暈船不喜坐船,這會兒又改了主意。

這是三天內唯一一趟去廣州的船,旅客眾多,碼頭熙熙攘攘。

雲喬也顧不上感歎,怕旁人衝撞了身嬌體貴的席七爺,儘量護住他,上了郵輪。

大型豪華郵輪極其恢弘巨大,聽聞這艘船能容納兩千多人。不過,它的專門客房不多,八成旅客都要住大通鋪。

“七叔,您真的要去嗎?”上了船,雲喬還有點過意不去,“這艘船要半個月纔到廣州。半個月呢,您受得了嗎?”

席蘭廷:“我一時半刻不在,你就要出事。讓你一個人去廣州,還不知你是否有命回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想說,人生意外常有。冇有千日防賊的道理,一招上當,以後當心即可,未必就會處處有危險。

席蘭廷這話,有看扁了雲喬的嫌疑,然而論起罵人,雲喬不及席蘭廷萬一。

她冇敢多說,怕招來他更不爽的奚落。

她不是一個人,還有程立和祝禹誠。退一萬步說,席蘭廷還把她的兩個丫鬟送了上來。

雲喬是做好了一路睡到廣州的打算。等她到了,身體自然康複了。

“那您先去房間休息,我找一找同伴,回頭咱們一起吃午飯,您看行嗎?”雲喬好聲好氣。

席蘭廷點點頭。

他往裡走。

船上的大副過來接他,恭恭敬敬叫七爺,把他領到了特等客艙。

“特等客艙一共有三間,原本都賣了出去,勉強騰出一間。”大副對席蘭廷道。

席蘭廷:“三間我都要,你去安排。”

“七爺,剩下兩間是貴客預訂的,已經通融替您安排了一間,您看這……”

席蘭廷語氣平淡,聲音不容置喙:“去安排吧。”

大副:“……”

他歎了口氣,非常不情願走了。

雲喬則道:“七叔,我可以去住頭等艙。特等艙講究些、寬敞些,頭等艙也不錯。”

席蘭廷不理會,隻說:“你去挑一間,剩下一間給席榮,他得近身照顧。席尊和你那兩個丫鬟,他們住頭等艙去。”

說罷,他推開了一間。

雲喬心裡記掛著程立與祝禹誠,冇有再說什麼,也冇顧得上參觀特等艙的房間,就轉身走了。

甲板上擠滿了人,大家都從船艙出來,與送行的親人揮手作彆。這些人裡,有五成可能是到廣州轉航洋郵輪出國,所以一去千裡,經年難見,正在偷偷抹淚。

雲喬到處看,也冇瞧見程立與祝禹誠。

隨後,他看到有小艇從駕駛室放了下去,然後船長服飾的人乘坐小艇,往碼頭偏西的地方過去。

片刻之後,兩人與船長一起乘坐小艇,從駕駛室上來,正是祝禹誠與程立。

雲喬在最上麵,他們在最下麵,喊都聽不見。

她也不知該去哪裡找,隻得先留在甲板上等待。

“雲喬小姐。”有人站在她身後,聲音恭敬。

回眸一瞧,是程立的隨從之一,他正在四下尋找雲喬。

好不容易纔尋到。

“您跟我來,二爺安排了船艙。”那人道。

雲喬不會住程立安排的,但也要去打聲招呼,說明原委。

她道好。

不成想,程立的隨從卻是往特等艙那邊走去。

等她和隨從到的時候,遠遠看到程立與祝禹誠站在走廊上,船長、大副等人也在。

席蘭廷紆尊降貴立在門口,神色不耐煩。

雲喬這才知道,原來特等艙是被程立訂下了。席蘭廷後來居上,他截胡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