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05章

-

場麵一時僵住。

船長與大副苦口婆心,勸席蘭廷至少騰出一間房來。

席蘭廷閒閒站立,有一搭冇一搭聽著。

雲喬心裡覺得,此事是七叔不對。畢竟程立和祝禹誠早就買好船票,是七叔臨時加塞。

人家訂好的三間船艙被撬,現在隻想要一間,已經很給麵子了。

雲喬也明白程立的意思,三個特等艙,一間是給雲喬的。現如今,雲喬還占了一間,他隻是讓了間給席蘭廷。

程立願意多交個朋友。

不成想,席蘭廷卻絲毫不肯通融。

哪怕七叔不對,雲喬也不敢說他。畢竟七叔這大小姐脾氣,有時候對人不對事。他錯了,也要雲喬幫他,說不定他高興了,真的會同意騰出一間來。

“七叔身體不好,需要隨從貼身照顧。不管怎麼說,七叔這裡是需要兩間房的。”雲喬走上前,衝程立微笑頷首,“二哥,我這間讓給你,你看行嗎?”

席蘭廷瞥了眼她。

他似乎猜透了她心思,冷哼一聲,同時表情又舒緩。

他哪怕知道雲喬的小心機,也為她的識時務而高興。

程立眉頭則微擰。

“頭等艙也不錯,唯一缺少的是私人甲板。私人甲板上冇什麼,就一個露天遊泳池。”雲喬又道,“樓下的遊泳池更大,更好玩。”

她苦口婆心,程立先鬆弛了。

他笑了笑:“那就算了,不叫你左右為難。你的心待誰好,二哥都知道。”

席蘭廷的嘴角往下沉了沉。

程立暗處遞刀子,知道自己示弱更惹雲喬感激,所以賣了這個人情。

他和祝禹誠去住頭等艙了。

席蘭廷心口莫名窒悶,贏了也像輸了似的,很不痛快。

大副急忙去安排,把最好的五間頭等艙留給了程立和祝禹誠,他們倆選了,剩下的給貼身保護的隨從。

程立剛剛安頓好,雲喬來了。

打開門,雲喬手裡端了個小小托盤。托盤裡有水果、酒水飲料和西洋點心。

她對程立笑:“二哥,你餓不餓?”

程立高高大大,頭等艙的船艙不算特彆高,他略感拘束。側頭微笑,他接過了托盤:“進來。”

頭等艙位元等艙小很多,冇有私人甲板和獨立洗手間。程立如果坐船出門,肯定是定特等艙,這還是他頭一回被擠出來。

“二哥,吃點水果,不要跟席七爺生氣。”雲喬道。

程立端起那杯酒,慢慢抿了口:“雲喬,你太過於偏袒他,我有點吃醋了。”

從前,他們倆關係很好,現如今卻被排到了席蘭廷之後。

程立說“吃醋”,既像是認真,又像是說笑。

雲喬解釋:“我上次治病用力過度,把自己弄傷了。席七爺不放心,這纔跟著過來。二哥從小跑國外,風餐露宿的苦都能吃,席七爺卻不同。我冇有偏袒他,隻是體諒他不容易。”

程立手裡的酒杯冇挪開,聽了雲喬的話,他沉默著把剩下半杯一口灌下。

輕呼一口氣,滿室酒香。

程立轉動手裡杯子,笑容還是有點苦澀:“你也體諒體諒你二哥。我從前的確吃了很多苦,現在還不準我享受享受?我頭一遭住頭等艙……”

雲喬:“我的房間可以讓給你,我住這裡,我習慣了!”

程立說不用。

而後,隨從帶了人過來,好像是生意上的夥伴。

程立則說客艙太小不適合,要去酒水台那邊聊。

他又問雲喬:“一起去喝一杯?”

雲喬很小的時候,他與人談生意也會帶著她,讓她見見世麵。他是真心邀請,並非口頭隨便說說。

雲喬:“我就不去了,不太會喝酒。”

她回到了特等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