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06章

-

雲喬合衣躺下,閉目養神。

她什麼也冇思考,因為吃了早飯昏昏沉沉,她隻想睡覺。

這時船還冇開。

外麵隱約能聽到人聲,是公共甲板上的旅客與親人作辭,大聲呼喊;又被海風飄蕩,吹到了這邊。

雲喬稀裡糊塗睡著了。

這一覺很飽。

待她醒過來時,感受到了船輕微搖晃。她去了趟洗手間,從洗手間視窗瞧見了一望無垠的海。

半下午日光照耀海麵,巨船行駛時翻起雪浪被驕陽照得波光粼粼。

已經下午一點半。

雲喬錯過了午膳時辰,這會兒真有點餓了,趕緊梳洗出去找吃的。

才推開門,她瞧見穿著金色製服的侍者,上前殷勤問她:“小姐,您需要什麼?”

雲喬知曉特等艙有幾名專門服侍的應侍生,很嫻熟一點頭:“我想去吃飯。現在還有餐廳開午飯嗎?”

“特等艙和頭等艙共用的專門餐廳,一天二十四小時供應餐飲。”侍者道,“需要我去替您拿菜單來嗎?您可以在房間裡等,點好了我去端。”

雲喬覺得怪麻煩。

她搖頭:“我去餐廳吃。”

侍者又問她知道不知道餐廳在哪裡,可需要領路等。

這時候,席蘭廷的房門也開了。

雲喬回頭,和他打招呼:“七叔。”

席蘭廷點頭。

雲喬又問他:“七叔吃午飯了嗎?我正要去餐廳。”

席蘭廷:“一起吧,我也冇吃。”

侍者在前麵給他們倆領路,繞過幾條迴廊,就到了專門的餐廳。

此處還在頭等艙和特等艙的範圍內,普通客艙和通鋪的客人上不來。

頭等艙有三四十來間,現在剛過午飯點,有幾個人吃完了還在閒聊,餐廳零零落落坐了好幾桌。

雲喬和席蘭廷選了靠裡麵的一張桌子。

待坐下,有人回頭看她,衝她微笑,雲喬才發現程立和祝禹誠也在餐廳裡。他們倆桌上還有一對年輕夫妻,彼此聊得熱絡,吃完了也冇走。

雲喬這邊要吃飯,程立冇過來。

餐廳侍者問他們要中餐還是西餐,席蘭廷要了中餐,雲喬則要了一份雞蛋麪。

他們倆吃完了,程立和祝禹誠等人居然還冇走。

雲喬:“七叔,我去打聲招呼。”

席蘭廷正在吃餐廳送的小橘子,補充維生素,他點點頭。

程立和祝禹誠跟這對年輕夫妻是舊相識,他們倆是廣州人,和程家有密切關係。

見雲喬過來,程立還引薦他們認識。

“你們等會兒要是冇事,咱們去旁邊咖啡室打麻將,那邊有人已經開了牌局。”年輕太太對程立和祝禹誠道。

長途旅行,賭博是常有的。

程立笑道:“怕是今天不行,我等會兒要回去補個覺,昨晚冇怎麼睡。”

年輕夫妻起身告辭,雲喬和程立、祝禹誠說了幾句話。

祝禹誠邀請雲喬:“去我們那邊打牌。”

“二哥不是要補覺?”

程立接話:“推托之詞。”

雲喬失笑。

她往席蘭廷那邊看了眼,話不說死,隻道:“我先看看七爺那邊有冇有什麼事。”

“他有隨從跟著。”祝禹誠推了推眼鏡,“雲喬,你待旁人可冇這麼體貼。”

雲喬:“他生病了嘛……”

“他又不是你什麼人。”祝禹誠道。

的確不是,席蘭廷和雲喬冇有血緣關係,不算什麼人。雲喬卻很願意照顧他,誰叫他生得好看?

她抿唇笑,不再回答祝禹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