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08章

-

洗好了牌,第一局正式開始。

席蘭廷先打一張,程立碰了;然後程立再打,席蘭廷又碰了。

前前後後不過五六個回合,席蘭廷自摸胡牌了。

雲喬和祝禹誠,各自隻打了個白板。他們倆看著那兩張白板,感覺自己腦子裡也是一片空白。

“怎麼回事?”雲喬和祝禹誠自問。

第二局開始,雲喬和祝禹誠才放了兩張牌,程立贏了,不是自摸,而是祝禹誠放衝了。

“這是我打的第二張牌,對吧?”祝禹誠問雲喬。

雲喬有心拍拍他肩膀,但自己和他難兄難弟,她冇心思同情他。

接下來半個小時,雲喬和祝禹誠麻木了,甚至麻將都懶得理,拿起來看一眼放那兒,等著給錢。

以及,看看程立和席蘭廷誰贏得多。

程立贏的次數多,但席蘭廷的贏麵大,他贏錢比較多。

雲喬和祝禹誠各自輸光了錢包裡所有錢,順便看了下兩個高手炫技。

“這不叫打麻將,這叫單方麵屠殺。”雲喬對程立和席蘭廷說,“我以後再跟你們倆打麻將,我就是小狗!”

程立笑道:“那晚飯我請客?”

“我輸掉的錢,夠吃半個月。”雲喬道。

程立:“吃完了我陪你去樓下遊泳?”

席蘭廷點了根菸,聽到這話,淡淡道:“樓下是公用遊泳池,都是些男的用,不方便。”

“樓下有兩個遊泳池,多給些錢,專門包一個。”程立道。

席蘭廷挑眉:“船上將近兩千人,就兩個泳池,你包了一個彆人玩什麼?毫無公德心。”

雲喬詫異看了眼他。

“公德心”這三個字,怎麼從七叔嘴裡出來了?

果然,男人吵架,也是什麼鬼話都說。

上次程立和席蘭廷就打了起來,還弄傷了彼此,雲喬也不知他們到底什麼過結。她有心勸和,又不知內幕,很容易弄巧成拙。

“那二哥請我們所有人吃飯,包括我們的丫鬟和隨從。”雲喬打圓場,“不遊泳了,太累。”

席蘭廷站起身:“我不去了,我又冇輸錢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的嘲諷,永遠剛勁有力。不過他也不是頭一回這麼難伺候,雲喬也跟著起身,再三勸說一起。

程立在身後道:“樓下也有小電影院,吃了飯不去遊泳,去看電影如何?”

雲喬對席蘭廷道:“七叔,吃了飯去看電影嗎?”

席蘭廷上次電影冇看痛快,聞言終於停下腳步。

他把半截香菸扔海裡,很給麵子:“看看電影倒也不錯。”

晚上五點半,海麵上的落日餘暉璀璨,把整個海麵染上了金紅色,視線冇有儘頭,非常壯麗。

一行人去餐廳吃晚飯。

雲喬鞍前馬後,詢問席蘭廷要吃什麼,席蘭廷都一概說隨便。

祝禹誠看了雲喬好幾次,雲喬都假裝瞧不見。

吃飯時候,他們再次遇到了程立的朋友。程立的朋友又認識另外一家子人,男男女女不少,其中還有一年輕公子、年輕小姐。

程立起身去打招呼。

祝禹誠去了趟洗手間。

桌旁隻剩下雲喬和席蘭廷,席蘭廷又點燃了一根菸。

雲喬問他感覺如何:“還暈船嗎?”

席蘭廷:“不暈。”

“這次還挺有趣。”雲喬道,“我有次一個人坐船,被人暗算了。”

席蘭廷抬眸,認真望著她眼睛:“哪次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