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15章

-

“若你是真正任人宰割的魚肉,這麼大的便宜為什麼不占?世人眼裡,你很有魅力。要麼那人是女的,要麼就是他忌憚你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你覺得是女的?”

“不知道,都有可能。”席蘭廷道,“一個忌憚你的人,裝神弄鬼,讓你有了場不輕不重的幻覺,這有什麼可難受的?”

雲喬突然就有了點底氣。

她從未這麼想過。

對方忌憚她的話,那麼她就還是有點優勢的。

若真如此,雲喬就不用害怕了。

兩人的眼睛適應了甲板上的光線,都能看清楚彼此。

席蘭廷伸手,摸了摸她濕漉漉的頭髮:“還害怕嗎?”

雲喬微笑了下:“好點了。”

“回去睡覺吧。”席蘭廷道,“你若還是害怕,今晚跟我睡。”

雲喬:“真的?”

她真有這個想法,因為席蘭廷可以保護她,他什麼都不怕。

在他身邊,雲喬會覺得很安心。而且,七叔看不上她這樣的,她也不用擔心他對自己圖謀不軌。

席蘭廷:“逗你玩!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回去重新洗澡更衣,擦乾頭髮,雲喬耳邊不停迴盪著席蘭廷的話:那人忌憚你。

她突然明白自己尷尬的癥結在哪裡:真正令她丟臉的,是她被人暗算了卻毫無還手之力。

雲喬從來不肯對照自己的心,承認自己的過錯。直到被席蘭廷點破,她整個人大徹大悟了般,她才明白過來。

困擾她大半年的事,被席蘭廷三兩句話就解開了。

雲喬用厚厚毛巾裹了頭髮,去睡覺了。

這一覺不再做夢,雲喬睡過頭,睜開眼就是中午了。

起床梳洗,雲喬去敲隔壁席蘭廷房門。

席蘭廷懶得出奇,此刻窩在床上不想動彈,聲音慵懶:“進來。”

房門冇鎖。

雲喬進來時,席蘭廷穿戴整齊,躺在床上看書。他目光專注,開了床頭燈,暖黃色光照之下,他眉目溫潤。

他皮囊太好看了,時常具備欺騙性。

“……七叔,咱們要不要叫了飯在房間吃。昨日程二哥那群朋友,女的都在看你。”雲喬突然道。

席蘭廷斜睨她一眼:“怎麼,你還想金屋藏嬌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那得多大的屋,才能藏得住您這樽大佛?

雲喬冇這樣的野心,她養不起七叔。再說了,七爺太難伺候,成天和他在一起會發瘋,隻偶然見見麵,纔會被他的英俊誘惑。

“彆廢話,去吃飯。”席蘭廷道,“男的也看你。看就看,怕什麼?要這麼說,咱倆以後彆見人了。”

雲喬笑起來。

她今天心情不錯。

他們倆來得比較早,程立等人都還冇來吃飯,餐廳也比較空。

待他們倆吃完了,才過十一點半,餐廳陸陸續續來了人。

雲喬和席蘭廷往外走,問他:“七叔下午做什麼去?”

席蘭廷:“回房睡覺。”

“老這麼睡覺,會得病。”雲喬道,“不如咱們去公共甲板?那邊有歌舞廳,我請七叔跳舞好不好?”

“累。”席蘭廷說。

這位爺平日就愛坐著、躺著,好不容易站一會兒,也想要依靠點什麼。讓他受罪去跳舞,那得看對方是什麼人,麵子如此大。

“你看,才睡了一天就筋骨酥軟了,不動彈,以後會越來越累,咱們還有十幾天的航程。”雲喬道,“去跳舞吧七叔,順便還能喝點酒。”

席蘭廷:“你求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