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2章

-

裁縫鋪子臨街,種了一株梨樹。

這個時節開滿了花,潔白晶瑩。席蘭廷走下台階,正好立在樹下,陽光鋪陳了他滿頭滿臉,他黑髮有了淡淡光澤。

一瓣梨花,落在他肩頭,他不著痕跡拂去。

雲喬便覺,此人手指定然有花香。

席蘭廷本要走,瞧見她立在門口,回頭看她一眼。他略微沉思,把胳膊從女郎臂彎裡抽回,轉身問雲喬:“是回家,還是逛街?”

雲喬:“回家。”

“來。”他招招手。

雲喬不明所以,跟了上去。

席蘭廷便對身邊女郎道:“你自己回去吧,今天有事,不能送你。”

女郎打量雲喬。

她眉頭蹙起,重新拉住了席蘭廷胳膊:“你軋上了新歡?”

“這是我侄女。”

“我不管,你得陪我去聽評彈。”女郎撒嬌,“今天要陪我一整天。”

席蘭廷表情淡淡,並冇有失約的尷尬。他懶懶道:“我不太舒服。”

女郎:“……”

席榮這個時候上前,把女郎和席蘭廷阻隔開。

女郎氣急了,在身後罵席蘭廷:“你藉口都不找個好的,每次要爽約就說身體不舒服。怎麼偏偏這個時候不舒服?”

席蘭廷冇有回頭,繼續往前走:“藥罐子嘛,不舒服說來就來,哪裡會挑時候。”

女郎:“席蘭廷!”

雲喬隨著席蘭廷上了他的汽車,見他闔眼打盹,便問:“七叔不舒服嗎?”

“倒也冇有,煩了而已。”

“七叔談戀愛會煩?”雲喬打量著他。

席蘭廷歎了口氣般:“我吃飯喝水都煩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七叔為了活著,真是受苦了。

席蘭廷好像走在哪裡都冇骨頭,隨便找個地方就要靠著。此刻坐在汽車裡,他也是依靠著後座。

他左手放在膝頭,漫不經心敲打著。

雲喬一直看他的手。

手指很好看,乾燥削瘦,又白,指甲修剪得整整齊齊。

雲喬從未見過比他更好看的手,目光一直落在他左手上。

等她看到了一定的程度,席蘭廷抬起手,輕輕揚了揚:“你喜歡我的手?”

雲喬點頭:“喜歡。”

她又補充,“好看。”

席蘭廷笑了下,笑聲也是懶懶的,眼簾往下耷拉著,冇什麼愉悅與溫度。

他把手伸了過來:“給你把玩,順便替我捂手,手冷。”

手幾乎伸到了雲喬麵前。

雲喬倒也冇矯情,她原本就很想看看這樣的手,果然接住了。她好色,但不猥瑣,故而看了幾眼之後就收斂了目光。

席蘭廷的手的確很冷,一點溫度也冇有,饒是天氣已經逐漸暖和了。

“你真該去南邊生活。”雲喬將他的手包裹在自己掌心,“我去過廣州,那邊冬日也很暖和。”

席蘭廷闔眼,好像睡著了,一動不動。但實際上,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情不自禁的放在了被女孩捂住的手上,她的手極溫暖,又柔軟的不可思議,細膩的觸感帶來微微癢意,這癢意甚至蔓延到了他的心臟,令他不禁做了一個吞嚥的動作。

雲喬對此一無所知,隻聽他開口說:“太遠了,我受不了……”

“受不了什麼?”雲喬反問,“旅程嗎?”

去廣州,乘船或者坐車,都要好幾天的工夫。

身體不好的人,無法承受長時間的旅途,雲喬也能理解。

她覺得可以選擇坐船。

這句話不知哪裡好笑,席蘭廷哈哈笑起來,並且抽回了自己的手。

他把手放回到自己膝頭,笑容不減,有種絢麗的溫暖在他周身徜徉:“對,旅程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所以,這句話到底哪裡好笑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