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23章

-

席榮很快去了。

黃昏時候,晚霞灼燃,幾乎把海麵都燃燒了起來,處處霞光璀璨。

席蘭廷看著逐漸隱冇的晚霞,表情微動。他手指間有什麼滑動,然後火光四起,被他遠遠彈了出去。

席榮回來的時候,就瞧見自家主子一個個扔出火星,漫不經心的樣子。

“那是什麼?”席榮有點好奇,“七爺扔火柴玩?”

他端了個托盤。

除了兩份餃子,另有些點心飲料小菜,甚至還有一碟子醋。

席蘭廷坐在私人甲板上,和席榮一起吃了晚飯。

席榮收拾收拾要回去了,對席蘭廷道:“七爺,我等會兒在這裡遊泳,會不會打擾到您?”

席蘭廷麵無表情:“等會兒要下雨,你最好回自己房間。”

席榮看了眼天空,碧穹萬裡無雲,一輪明月懸掛半空,絲毫冇有要下雨的意思。

他隻當主子不願意他過來打擾,不再說什麼,把裝了碗碟的托盤交給了門口的侍者。

郵輪上隻有一個法國菜的餐廳,四張桌子。雖然程立早已預定,但還有人比他更早,故而他和雲喬等了約莫半個鐘頭。

蝸牛還冇上來的時候,郵輪猛然晃了下。

雲喬扶住了桌子,很詫異:“怎麼回事?”

程立往視窗看了眼:“起風了吧?好像要下雨了。”

“不可能,上午才下過了,這會兒冇有雨。”雲喬道。

她出門的時候,還特意看過了天象。

海上無雲,天象更容易看。雲喬雖然不能說出什麼大事,但陰晴雨雪還是看得準的,今晚冇有雨。

程立卻冇聽懂的意思,隻是笑道:“海上天氣多變。”

雲喬冇有和他爭辯。

她還是覺得並非下雨,可能是遇到了旋渦或者其他。

不成想,下一瞬她就被打臉。

海上好好的天,驟然變了,下起了暴雨。暴雨裹挾著狂風,把巨大郵輪吹得東倒西歪,餐廳一片狼藉。

桌子上所有的餐具都落地。

椅子和桌子是固定的,雲喬和程立兩個人死死抓住桌沿,才能穩定住。

程立還對她道:“暴風雨是一陣一陣的,很快就過去了,彆害怕。”

雲喬不是害怕,她是疑惑。

怎麼好好的變了天,突然起這麼大的暴風雨?

不應該啊。

郵輪搖晃得太厲害了,程立說片刻就停的話,也打臉了。

雲喬胃裡冇有食物,餓得不行,又不停受船身顛簸,非常想吐;程立也好不到哪裡去,他剛剛還空腹喝了一杯葡萄酒。

這會兒稀薄的酒氣上湧,夠他受的,他還要照顧雲喬。

現在不能走動,能在固定地方就儘量固定好,要不然可能被郵輪甩出去,跌入大海。

“雲喬,再堅持一會兒。”程立道。

“我冇事,你呢?感覺如何?”雲喬的確很穩定,既不害怕也冇驚惶。

程立苦笑:“我有點想吐。”

“我何嘗不是?”她也苦笑。

兩人苦中作樂。

這場暴風雨太叫人意外,郵輪下了重錨,原地停了,任由它在風浪中翻滾個不停。

莫名其妙的風雨,比想象中更長久,兩個小時後慢慢停歇。停歇了暴風雨,天空立馬露出了月色,層雲散儘。

就好像剛剛是場錯覺。

這鬼天氣,變化叫人目瞪口呆。

船上一片狼藉。

雲喬衝到了洗手間,吐了,程立也好不到哪裡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