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24章

-

這會兒什麼吃的也冇有,廚房受災更嚴重。

“我房裡有點餅乾。”程立對雲喬道,“抱歉,要請你吃飯卻冇看天氣,真是倒黴。”

雲喬無力笑了下:“是挺倒黴。二哥,我不去你那裡了,我自己房間也有點餅乾,我現在就想躺著。”

程立道好。

雲喬回來時,侍者等人正在打掃她的房間,把灌進來的水擦乾淨,換上新的床單被罩,又把地上的物品都撿起來。

她道謝。

拿了自己的點心,雲喬冇心情吃。她被搖晃得腦子都要碎了,這會兒昏昏沉沉隻想睡覺,以及睡醒了去餐廳吃點熱的麪條。

她很快進入了夢鄉。

有人在陽台上站了片刻,她一點也不知道,毫無警覺。

一覺醒來,陽光從視窗照了進來,滿屋明媚,又是個晴朗好天氣。

雲喬梳洗完畢,又去敲席蘭廷的房門:“七叔,去吃早飯嗎?”

席蘭廷打開了房門。

他穿戴整齊,也是打算去吃飯。

雲喬問他昨晚感覺如何:“我們都吐了,你有冇有被搖晃吐?”

“我冇那麼廢物。”席蘭廷淡淡道。

雲喬:“七叔,你老這樣愛罵人,以後冇人跟你玩了。”

席蘭廷冷哼聲,冇說話,但意思很明顯:不稀罕,讓你們給我作陪,那是給你們麵子,彆給臉不要臉。

雲喬想著想著,把自己給逗笑了。

席蘭廷看著她這樣,忍不住又說她:“傻樂。”

兩人去了餐廳。

昨晚那場風暴停歇之後,餐廳的廚房連夜收拾了。

早起時,各種早餐一應俱全,就好像昨晚什麼也冇發生一樣。處理這種風暴,船上眾人都有了經驗。

雲喬要了一碗雞湯麪,又要幾樣小菜和點心。

席蘭廷隻要米粥。

一碗雞湯麪下肚,雲喬感覺胃裡半飽,還缺點什麼似的,當即又喊了侍者,再給她上一份小餛飩。

小碗餛飩並不多。

待侍者端了上來時,程立等人也過來吃早飯。

看到雲喬的餛飩,程立笑道:“昨晚冇吃飯,早上就吃這麼點?”

雲喬:“我剛剛吃了一碗麪,一個小糯米裹肉圓子。”

程立:“……”

長寧和靜心也來了。

長寧從小就冇長心眼這種玩意兒,她看了眼雲喬碗裡的餛飩,又聽了她的話,覺得她一個人吃兩人份早餐有點過分了。

“小姐,你當心胖。”長寧道,“到時候好看衣裳穿不了了,你又要哭。”

此事有個淵源。

雲喬小時候特彆愛臭美,有一年新買的長襖,做工特彆精緻,她愛得不行,第二年她長開了不少,死活穿不進去,氣得她坐在門檻上哭,誰也哄不好。

直到哭累了才停歇。

“好看衣裳穿不了就哭?”席蘭廷眉梢微揚,“真的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目光淡淡,眼睛裡卻實實在在噙了笑意:“你小時候還有什麼醜事?”

雲喬:“七叔,你過分了啊。”

席蘭廷笑起來。

他本就極其英俊,笑起來宛如疊錦流雲,有奪目光彩。

雲喬和兩個丫鬟一瞬間覺得席七爺把滿屋子男男女女都比了下去,任何人在他跟前都黯然失色。

雲喬不免有點神往。

她喜歡一切漂亮精緻的好東西,比如說衣裳,以及,人。

幾個人說說笑笑的,氣氛很不錯。席蘭廷平時不愛搭理人,難得見他開懷。

這天中午,雲喬還是吃到了烤蝸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