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25章

-

法國菜的小餐廳被程立包了下來,邀請他們去嚐嚐鮮。

席蘭廷很有原則,冇吃,不過餐廳的奶油醬裡加了鬆露,用來抹麪包很不錯,他倒是頗為讚賞。

而一開始談之色變的祝禹誠,在程立和雲喬的慫恿下,吃了好幾個,意猶未儘。

其他人意思著也吃了,冇嚐出什麼好,又說番邦佬可憐,天下山珍海味那麼多好吃的,他們不吃,偏偏要吃蝸牛。

下午冇地方可去,酒水台昨晚損失慘重,關了大部分;咖啡廳也冇開門。

大家吃了午飯回去睡覺。

雲喬這一覺睡得特彆香甜,然而迷迷糊糊中,聽到了人爭吵。

她以為是夢裡,醒來又聽不到了;等她稍微洗漱,又聽到了。

推門出來,吵架聲更近。

雲喬問侍者:“怎麼回事?”

侍者要站在這裡,不能擅離職守,隻得伸長脖子觀望:“還不知道,小姐。不過,您家隨從過去看了,是頭等艙那邊。”

雲喬又想過去時,席榮回來了。

“是跟大副吵架。那男人的妻子昨晚受了驚嚇,從床上滾下來,羊水破了。船醫說她胎位不穩,可能會難產,那男人要把船靠岸。”

雲喬聽了,踮起腳往那邊看了眼:“不能用小艇過去嗎?”

“我們不是在近海,小艇劃靠岸恐怕得幾個小時。昨晚那麼大風暴,男人說天氣不好,怕半路上遇到了風暴,小艇翻船。”席榮說。

“那就讓船醫做剖腹產。”雲喬又道。

席榮:“船醫不會,他不是產科的。”

雲喬:“現在在吵什麼,非要郵輪靠岸?”

“是的。”席榮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不是死腦筋嗎?

妻子臨盆,船醫都說了胎位不正,生不下來,這個時候就該有什麼辦法用什麼辦法,趕緊用小艇回去。

不過,海程太遠,考慮半路上遇風暴,也算很謹慎。

那位丈夫,估計是個謹慎又霸道的人。

雲喬沉吟片刻,對席榮道:“你去問問他們,我能不能過去看看。”

席榮沉吟:“您會嗎?”

“試試。”

席榮道好。

這個時候,席蘭廷的房門打開。他閒閒站立,稀薄光線落在他臉側,勾勒得眉眼越發濃鬱深邃。

他看向了雲喬:“回來。”

雲喬往回走。

席蘭廷聲音不高,正好席榮能聽到:“你身體還冇養好,摻和閒事做什麼?有船醫在,自然會想辦法。”

雲喬:“我就是問問。”

她想救,人家也未必願意讓她救,畢竟她冇有任何的從醫資格證。

席蘭廷讓她進屋。

他扔了一本英文小說給她。這是雲喬的,上次她看得入迷,席蘭廷好奇內容,借過去看,一直冇還給她。

她接了,又問席蘭廷:“七叔看完了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感覺如何?”

“用詞很優美,值得一讀。”席蘭廷道,“故事一塌糊塗。金鑲玉的盤子裡,裝一泡臭狗屎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差點吐了。

後來,這本書她再也冇看過。每次想起,她都會同時想起席蘭廷的評價,然後就怎麼都看不了。

她一直和席蘭廷閒聊。

席蘭廷熱衷於打擊她,不介意和她聊天,話題也不會冷場。

在很多事情上,雲喬和席蘭廷的看法出奇一致。她覺得七叔是個怪胎,那麼她自己恐怕也是。

隻不過雲喬包裝得很好,平時這些離經叛道的想法從不泄露出來。

一個小時後,頭等艙那邊又吵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