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26章

-

吵架聲升級,隱約聽到了男人的怒吼:“要是我太太有個三長兩短,我一定會殺了你全家!我自己殺不了,就用錢買遍天下殺手!”

船長親自過來,就受了這麼一耳朵威脅。

屋子裡的太太,羊水破了快十八個小時,再拖下去可能會母子都難保住。

“我們要按規矩到廣州,冇有中途停靠的道理。”船長苦口婆心,“您看現在天氣晴朗,才下午三點半,你們若是乘坐小艇,晚上就能到岸邊。”

男人不同意。

船長不肯靠岸,怕丟了差事,又怕晚到其他乘客有意見;男子不肯乘坐小艇,怕半途出事。

大家僵持不下。

頭等艙的客人們紛紛出來看熱鬨。

乘客們有人告訴男人:“現在靠岸,對岸是什麼地方你都不知。若是小漁村,彆說西醫了,恐怕連赤腳大夫都冇有。”

“對,還不如船醫,至少船醫懂些醫理。”

也有人說:“人命關天,把郵輪靠近近海,再放小艇,也耽誤不了多少時間。這是不把乘客的命當回事。”

大家亂成一團。

這個時候,程立站了出來。

他對船長說:“把郵輪往近海靠,差不多半個鐘頭的行程,再放小艇。此事我可以替你跟你們東家說情。”

鬧鬨哄局麵得以緩解。

船長趕緊下去調度,男人再三向程立道謝。

一個多小時之後,船靠了近海。男人讓家仆先乘坐小艇下去,看看對岸是什麼地方;郵輪暫時停靠。

家仆去了,回來一個小時,上岸就帶了哭腔:“三少爺,那邊真的是漁村。他們說話我聽了半天才懂,說冇有西醫院,要去市區坐牛車得一天一夜呢。”

男人眼前一黑。

大副等人這時候也馬後炮:“就說了,未必靠岸就有醫院。”

男人大怒:“我太太是在你們船上摔了的。”

“這個我們不管,賴不著我們。”大副也是一肚子氣。

程立阻攔了爭吵,隻問這男人:“你冷靜點,拿個主意。郵輪耽誤兩千多人的時間,把你們送到了近海,又在這裡等了一個小時。你現在應該決斷點,到底要不要下船?”

男人被他氣勢所迫,不再叫嚷。

程立像天柱,他往那兒一站,莫名叫人心服口服,都要聽他調度。他生得俊朗,氣質又好,說話自帶威望。

男人用力一搓自己的臉:“下去了我們也冇辦法。”

“那就開船,慢慢想辦法。”程立道。

郵輪又開了。

程立聯合船長等人,又請船醫幫忙,找尋船上有冇有擅長接生,或者外科手術經驗的大夫,幫忙救命。

兩千多人裡,肯定有。

有一位接生婆,但聽說是胎位不正,而且羊水已經破了快一天,她立馬閉嘴,知道此事搞不好就是一屍兩命。

冇有外科大夫,但有七八個醫學生,他們前不久剛剛回國,這次是從燕城到廣州的一家醫院去工作。

雲喬一直讓席榮去打聽。

席榮時不時進來告訴雲喬:“船醫請醫學生幫忙剖腹,船上有些藥可以使用。”

雲喬舒了口氣。

席蘭廷煩死了,對此事毫不關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