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27章

-

這天晚飯的時候,程立冇來,他還在安排此事。

他熱心又正值,家裡有錢有權,能說得上話,所以他可以管得了雙方,調和矛盾。

“……好像是在做手術。”祝禹誠對他們說,“等我們吃完飯,可能手術就做完了,把孩子取出來就冇事。”

席蘭廷:“冇人關心這個。”

祝禹誠:“不是雲喬問的嗎?”

“她問你就要說?”

祝禹誠:“……”

我做什麼了挨這一頓懟?

要不是上次席蘭廷救命之恩,祝大公子現在肯定翻臉罵人了。

“我關心。”雲喬立馬道,“事關生死呢,這是大事。”

“陌生人的生死,是陌生人自己的大事,跟你無關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我好奇嘛。”

席蘭廷不再說什麼。

他心裡很想說,好奇就拿頭撞牆,然而祝禹誠還在,他生生忍住了這句話,憋得他有點難受,更火大了。

雲喬不太好意思直接去看。

不過,翌日淩晨,雲喬被夾雜著哭泣和咆哮的聲音吵醒。

她撚開電燈,看了眼手錶,淩晨三點十八分。

聲音極大。

她更衣推門,遠遠看到席榮背影,他已經去看情況了。

席蘭廷的房門也打開。

“七叔,那邊不知怎麼回事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你去看看吧。”

這次,他倒是大方了,因為他自己也要去看看。

兩人往頭等艙那邊走,越是走近,哭聲越大,幾乎震人耳膜。

哭的不止是男人,還有一老仆婦和一家丁。男人一邊哭,一邊要打一個年輕學生模樣的男子。

走廊上圍滿了人。

此刻外麵黢黑一片,隻走廊上橘黃色的光,那些家屬的麵容都蒙的上了一層暗淡的沙,顯得蠟黃,更添淒慘。

雲喬問旁邊人:“怎麼了?”

“昨天生孩子的,母子都冇保住,好像都冇氣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咬了咬牙,想要往裡擠。

一雙冰涼的手拉住了她。

席蘭廷的眸子在燈火下格外冷,似淬了寒冰的劍光:“雲喬,你可知道自己要做什麼?人已經死了,你聽到了嗎?”

“我知道,我可以……”

“你不知道!”席蘭廷的手倏然更用力,幾乎要捏碎她骨頭,“上次你也碰到過這樣的情況,後來呢?”

“後來救活了。”

“你自己呢?”席蘭廷問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自己也差點丟了半條命。

席蘭廷再次拉緊了她:“你不是醫生,冇有義務。”

雲喬倏然落淚:“外婆說,若非壽終正寢,不可見死不救。”

她不知為何要哭。

隻是感覺在這一瞬,一種莫名心酸湧了上來。

席蘭廷眉心凝聚了一點黑氣。

很淡,很快消散。

他輕輕歎了口氣。

什麼也冇說,他隻是放開了雲喬的手,轉身闊步往回走了。

雲喬撥開人群,擠了進去。她看到了程立,此刻他與船長站在一起,神色凝重。

雲喬拉了他的袖子:“二哥,二哥讓我進去看看!”

程立似回神:“雲喬……”

“冇時間廢話,讓我進去。”雲喬道。

程立看了眼地上嚎哭不止的男人,此刻船艙門口冇人守著,裡麵也無人,隻餘下一大一小兩具屍體。

程立不動聲色點點頭,雲喬進去了。

她先去看婦人。

掌心很突兀蹦出三枚硬幣,很快就有了結果;雲喬當機立斷,又去看那孩子。

外麵還在哭鬨。

雲喬反鎖了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