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29章

-

妻子即將臨盆,本不該離開燕城,是丁子聰和父親鬨了矛盾想要離家。

他一個人份量不夠,他走了就走了,父親不會妥協,所以他帶走了自己的妻子。這樣,將來父親會低頭求他,他的目的也能達到。

他以為郵輪很安全,也以為妻子還要兩個月才生。

不成想,居然出了意外。

“出門在外,意外的可能性就是比在家大。”他狠狠摑了自己兩個耳光。

他是畜生。

是他害了妻兒,他是殺人凶手。現在,他可能連妻兒的遺體都保不住,無能又軟弱。

不知過了多久,丁家少奶奶的屋子裡傳來輕微敲門聲。

程立閃身而入。

很快,他又出來,讓隨從客客氣氣把圍觀的旅客都請走,空出走廊。

隨從客氣是很客氣的,但手裡都拿著槍。旅客們明白什麼叫“先禮後兵”,倒也個個識趣,回房去了。

程立抱了雲喬出來。

打開房門時,席蘭廷站在門口。他穿了件象牙白長衫,淺灰色馬甲,頭髮梳理得整整齊齊,像個溫潤公子哥,隻是目光陰冷寒涼。

他伸手接過雲喬。

程立猶豫了下,冇有和他爭,隻是道:“雲喬她……”

“我比你瞭解她。”席蘭廷淡淡道,“我會照顧她。”

程立似乎想要說什麼。

席蘭廷闊步轉身,帶著雲喬回去了。

雲喬其實冇睡,她太累了,眼皮都不願意睜開,隻想軟軟任由他人服侍著。席蘭廷身上,有種古木森森的氣息,令她心神安寧。

她很喜歡這味道,像早晨充滿了晨霧的樹林的味道,是雲喬最熟悉、最喜歡的。

回到了特等艙,雲喬沾上了床,倒頭就睡。

在她昏睡過程中,郵輪上發生了大事。

丁子聰被放回來,發現自己“去世”的妻子和孩子都有了呼吸。

船醫們稱“神蹟”。

因為不能用奇蹟來形容了。

丁子聰大悲大喜,心火衝上來,他又流鼻血了。

丁少奶奶虛弱至極,忙問他:“怎麼了?你這是怎麼了?”

她說得很急,但她的聲音輕微,斷斷續續。

郵輪就這麼大,很快旅客們就傳遍了,說有位丁少奶奶生產時難產,母子都斷氣了,卻又起死回生。

大家很震撼。

不過,大部分人不太相信,他們覺得那對母子是重度昏迷,被醫術高超的人喚醒。不過,有這本事也很厲害,因為重度昏迷醒不過來,也是個死。

船醫更激動,想要見見起死回生的那個人:“當時,她們的確是冇了脈搏和心跳!”

另有懂點醫術的老大夫,幫忙解釋:“中醫有假死的說法,假死之人半日內若是施救得法,能活過來。”

那產婦和嬰兒,肯定是呼吸脈搏全無的假死。

“不是什麼神仙,就是個醫術高超的醫生在船上。”老大夫如此說。

丁子聰一直陪著妻兒,寸步不離。他看著孩子喝奶、妻子喝水,看著她們都睡了,兩個小時後孩子又餓醒,慢半拍才喜極而泣。

翌日,他去找程立,想要給程立磕頭謝恩。

“我太太想見見那位神醫。”丁子聰道,“程二爺,您是我全家老小的救命恩人,您救了我妻女兩條命!”

程立笑容依舊溫暖,讓人如沐春風。

他拍了拍丁子聰肩膀:“那位神醫暫時不便見你。”

“為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