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30章

-

“她太累了,需要休息。”程立笑道,“不過,她要謝禮的。”

“一定,一定!”丁子聰急忙道,“我準備二十萬大洋,會不會寒酸了點?”

“她要的,應該不是大洋。”程立笑道。

丁子聰有點緊張:“那她要什麼?”

“信奉。”程立道。

丁子聰微愣。

程立拍了拍他肩膀,又低聲問他:“你不會以為,你妻兒隨隨便便就能救回來吧?”

丁子聰瞠目結舌:“這……”

“當然,這隻是我的猜測。”程立笑道,“具體要等她的意思,過幾天再說。”

丁子聰一頭霧水。

雲喬上次舊傷剛好,又添新疾,這讓她兩三天都冇力氣下床。

她需要大魚大肉滋補。

席蘭廷的隨從幾乎要包下頭等艙這邊的小廚房,預備雲喬要吃的東西。

雲喬每次吃很多,然後就睡三十多個小時。

還好她並非廢物點心,她也是在一點點進步。

兩場大夢之後,她終於恢複了七八成。她暗地裡手腳發軟,但外人看不出來。

靜心和長寧想過來服侍,席蘭廷不同意,他可以照顧好雲喬。畢竟,雲喬也冇什麼需要服侍的,她就是不停睡覺。

睡醒了飽餐一頓,上一趟洗手間繼續睡。

過了四天,雲喬夜裡醒過來,再無睡意。她這時候才發現,席蘭廷夜裡睡在她旁邊。

特等艙的床能容納兩人,各占一半,可以誰也不用乾涉誰。然而雲喬是滾在席蘭廷懷裡的。

她很尷尬,悄悄動一下。

這時候,席蘭廷醒了。

他睡意很濃,瞧見了雲喬,有點心煩:“瞎動什麼?大半夜的,是不是要我唱個小調哄你睡?”

雲喬實在冇力氣和他吵架。

她居然點點頭。

席蘭廷也真的唱了起來。他唱一種很古老的小調,悠遠空靈,更像是一種安撫人靈魂的吟唱。

很快,雲喬又睡了。

待她好了,程立和祝禹誠都到私人甲板上看她,陪著她和席蘭廷打惠司特牌。

“這幾天,公共甲板那邊說得最多的就是這件事了。”祝禹誠告訴雲喬,“都在說船上有個神醫。船上有好些醫學生,他們也想見見雲喬。”

雲喬慢條斯理打出一張牌,“不見。”

“也是,你這個說不清楚。”祝禹誠道,“況且哪怕你真誠說了,旁人也未必相信。”

雲喬嗯了聲。

程立也開口:“丁家夫妻倆想要見見你。你治病要收診金的,你要不要去見見?”

雲喬沉吟了下。

她對席蘭廷道,“七叔,能否讓席榮查下丁家背景?”

船上不太容易查。

席蘭廷:“不用查,我知道。”

他簡單說了說丁家的家史。

雲喬聽說丁子聰自己開報社的,當即來了點興趣。

丁家殷實,是幾代人的積累,丁子聰的父親在市政府不上不下,人緣普通;而丁子聰自己的報社也不大,不夠權威,但挺有名,因為這家報社擅長陰謀論,會挑撥是非,是報界有名的“無節操、無底線”攪屎棍子。

所以,丁子聰跟他父親不合,也是因為他父親看不慣他做事手法。

雲喬倒覺得此人有用。

她對程立道:“二哥,你告訴他們,明晚在小咖啡廳見個麵。”

程立頷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