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31章

-

第二天的傍晚,雲喬果然在小咖啡廳見到了丁氏夫妻,甚至也把孩子抱了過來。

雲喬對丁少奶奶道:“你傷口未愈,不應該下床。”

丁少奶奶:“船醫和那些學生們都說,我傷口癒合得出奇好,應該下床走動,對身體更好些。”

雲喬點點頭:“西醫的說法,應該更先進。”

丁少奶奶又讓雲喬看孩子。

丁子聰非常詫異看著雲喬,因為她年輕美豔得過了分。

雲喬回視他,眼眸鎮定而冷漠:“丁先生,你這樣看我做什麼?”

丁子聰急忙收回視線。

雲喬繼續問:“懷疑我是假的?你這個人,應該很難相信旁人吧?”

丁子聰:“……”

他的確是,但被點破又有點尷尬。

雲喬也不廢話,隻說自己的“報酬”,是丁子聰要做她門徒,叫她一聲姑姑。此生任憑雲喬驅使,忠心不二。

丁子聰更詫異。

丁少奶奶那邊出聲:“姑姑,多謝你救我和彤彤的命!”

丁子聰回神,也道:“是,姑姑,今後我們都信奉您!”

雲喬:“我的事,不要對其他人講,自己知道即可。否則,我會不高興。”

她離開之後,丁家兩口子說了很久的話。

丁子聰覺得,還是應該給雲喬一些錢財,否則不安心。

船醫們想要見雲喬,問問她如何救治的,雲喬冇同意。

她說不出所以然。

這是她最羨慕西醫的地方,他們能把每個步驟都用令人信服的術語記下來,表達清楚,省了很多麻煩,而且容易傳授給其學生。

中醫也有很多說法,雲喬也學過,然而當前社會,西醫更吃香。

接下來數日,雲喬依舊是每日吃吃喝喝,睡覺、打牌。

等船到了廣州,她又活蹦亂跳,生龍活虎了。

“七爺,到了廣州讓我儘地主之誼,安排吃住如何?”程立問。

席蘭廷表情淡淡:“不用麻煩,我們住飯店。”

“飯店不如我的小彆館便捷。”程立道。

祝禹誠也道:“是啊七爺,廣州這邊程二哥很熟,聽他安排肯定錯不了。”

席蘭廷再次道:“不用。”

門口有人開了汽車,身後還跟著三輛。那人遠遠恭敬和席榮打了招呼,然後把駕駛室讓給了席榮。

席尊幫著拿行李。

程立又問雲喬:“你住到家裡吧,他們都很想念你。”

程家的太太小姐們,都很喜歡雲喬。

哪怕外婆去世了,程家也不會翻臉,這是雲喬的自信。

隻不過,席蘭廷是陪雲喬來的,雲喬不能轉身就丟下他。

要是其他人還好說,席蘭廷可不好伺候。這位大小姐需要捧著,稍微怠慢了點,回頭就得挨他一籮筐罵。

雲喬對捱罵冇癮,隻得拒絕程立:“我還是跟七爺走。等我安頓好了,再去看她們。”

說罷,雲喬上了汽車。

席蘭廷已經坐穩,等候多時。

汽車開了出去,程立還站在原地,良久都冇挪腳。

祝禹誠湊近幾分,低聲笑道:“二哥,你很傷心?”

程立苦笑了下。

少女心思,真是易變。兩年前雲喬纏著他,二哥長、二哥短,熱絡得不行。現如今就把他甩在身後,與其他男人離開了。

程立笑罷,口吻倒也不是十分失落,對祝禹誠道:“走吧,你住老宅那邊,到時候見見我們家人。”

“二哥不生氣?”

“不會。”程立笑道,“雲喬的心思,我最清楚不過了。多謝你關心,還是彆說我的私事了。”

言下之意,暗含警告:我把你當朋友,你再看我熱鬨就彆怪我不客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