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32章

-

下了郵輪,雲喬和席蘭廷住到了飯店。

飯店一共五層,第五層最是奢華,還有一架專用電梯,保密性很好。

平素接待的,都是政府要員、外國參讚,以及豪商巨賈。

五層一共四個套間,每個套間都是大小兩寢臥、兩個洗手間。另外有個起居室,可以見客。

雲喬要了一間,長寧和靜心跟她同住。

郵輪上再怎麼好,也不如地麵踏實。但在船上搖晃久了,剛剛踏上地麵,反而很不適應,總感覺足下太硬了。

“你們倆想出去逛就去,我這裡不需要誰服侍。”雲喬說,“我要泡個澡!”

兩丫鬟歡歡喜喜去了,還對雲喬道:“小姐,回來給你帶燒鵝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深秋時節的廣州,溫暖如初夏。從洗手間的視窗,可以瞧見窗外高大的寬葉樹。有一株特彆高,延伸到了窗前,鬱鬱蔥蔥。

整個廣州都多了些活力。

北國快要下雪了,這裡的驕陽烤人。

雲喬泡澡時候,特彆把水溫放高,讓自己能出一身汗。她喜歡出汗,這樣會感覺輕鬆點。

這一泡一個小時,她聽到了敲門聲。

席蘭廷在門口喊:“雲喬,去吃飯。”

雲喬裹了浴巾,任由濕漉漉頭髮垂在身後,一路走一路滴水,去開了門。

席蘭廷換了身裝扮,鐵灰色平紋襯衫,料子滑軟,穿在身上很容易顯得輕浮油膩,但他闆闆正正,愣是有種矜貴氣。

襯衫之外,深灰色的西裝馬甲,馬甲口袋裡那隻懷錶,還是上次雲喬送的。

席七爺一身正裝,就看不慣雲喬這德行:“這麼大半日,你還跟淹死鬼詐屍似的,在忙什麼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好歹是個女人,哪怕席蘭廷不覺得此刻的她是美人出浴,也不至於跟鬼一樣。

所以她恨恨瞪了眼他。

席蘭廷像是明白了她心思,指了指她頭髮:“你看看這亂的,出去準能嚇死人。”

雲喬歎了口氣。

早知道直接去程家好了。程家人人都會誇她好看,熱情洋溢接待她。

她去衝了衝,然後更衣。

頭髮擦得半乾,雲喬就盤了起來。外麵驕陽濃烈,走下陽光下一會兒就曬乾了,廣州就是這點好。

她尋了件嫩黃色繡迎春花旗袍,亭亭站立,人比花嬌。

進了電梯,雲喬纔想起問席蘭廷:“咱們去吃什麼?”

席蘭廷:“去見個朋友,那邊安排飯局。”

雲喬忙問:“什麼朋友?”

“算下屬吧。”席蘭廷道,“我在廣州也投了幾家廠,這邊有專門的人負責,去見見他。”

主要是對方打電話來,說安排了本地菜。席蘭廷對吃的無所謂,但他知道雲喬很愛美食。

雲喬卻還以為他有什麼急事,一下船就要見自家管事的。

外婆也有不少產業在廣州,很賺錢的紡織廠就有三家。當然,這三家廠最初是依靠著程家起來的。

程家也是外婆的信徒。

這幾年穩定了,紡織廠和程家的生意勾連,屬於彼此幫襯,不再是程家單方麵的扶持。

雲喬大概要把香港的事情處理完畢,再去見廣州廠子的負責人。

她與席蘭廷出門,站在飯店門口等席榮開車過來。南國暖暖驕陽撒了他們滿身。她沐浴在這樣的暖陽裡,身心愉悅。

席蘭廷心情也不錯。

雲喬透過金芒看他:“怎樣,廣州是不是很舒服?冬天就像咱們仲春,不冷。”

席蘭廷神色散漫,慵懶享受著驕陽源源不斷流淌入體的暖意,淡淡說:“故土難離,我也知道燕城有很多不好。”

雲喬立馬閉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