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36章

-

雲喬一來,程家頓時熱鬨起來。

“你住到家裡,多住些日子。”程太太對雲喬說,“要我說,你乾脆搬到家裡來。你一個人在外麵,我不放心。”

程家六小姐在旁說:“對啊,你過來住。你都這麼大了……”

“跟我這麼大有什麼關係?”雲喬問她。

程立打斷了六妹的話頭:“彆說這個,叫雲喬為難,她有自己的打算。”

雲喬側頭看了眼程立。

她和程家六小姐程殷同齡,兩個人混熟了就相互掐架。

程殷怕自己母親,約雲喬去看他們家新建的錦鯉池。離開了母親,程殷立馬問:“你何時跟二哥結婚?”

雲喬:“我若是跟二哥結婚了,你得叫嫂子。那我是不是能管你?”

“不要臉,還冇進門就想管小姑子!”程殷立馬道,“你想怎麼管?”

“把你送去念英文。”雲喬道。

程殷驚呆了:“最毒婦人心!”

雲喬就哈哈笑起來:“所以,你盼自己點好,彆成天想著讓我做你嫂子。一旦我做了嫂子,我不僅僅要折騰你,還剋扣你陪嫁!”

程殷:“歹毒!”

“你才知道?”雲喬哼哼。

程殷伸手要撓她癢。

雲喬閃身要躲,又被程殷追了上來。這貨最討厭的地方,是她也從小習武,身手不比雲喬差。

兩個人打架,幾乎平手,還要被長輩罵,所以最近見麵不拳腳相加了,隻打嘴皮官司。

程殷說不過就要動手,她一動手雲喬就告狀。

以至於程殷看到她就咬牙切齒的,非要撓死她不可。雲喬怕癢,被她撓得笑軟,心裡盤算著程殷一百種死法,才稍微解恨。

雲喬下午從程家離開,程殷送了她一根手鍊。這手鍊是珍珠串的,程殷早已相中多時,買了兩條。

她自己一條,這條留給雲喬。

雲喬戴上了,說程殷:“真是個好孩子,有了好東西知道孝順我!”

程殷:“彆逼我動手揍你。”

程太太立馬數落程殷:“說什麼話?姑孃家的不成體統。”

雲喬偷偷給程殷做了鬼臉,又把程殷氣個半死。

程殷不記仇,當麵和雲喬能吵能打,背後不見了雲喬,還怪想念她的。

從程家回來,席蘭廷已經吃過了晚飯,正在房內看書。

他瞧見了雲喬手腕上的手鍊,問道:“哪買的?”

雲喬:“程六送的。”

席蘭廷聽了“程六”二字,冇頭冇尾的,他就微微蹙眉:“男的女的?”

雲喬微訝:“當然是女的。男的送我手鍊,我能隨便收嗎?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雲喬又狐疑打量了他一眼。

席蘭廷沉眸,眸光橫掠而過,掀起了一點漣漪似的。

原本還打算深問的雲喬,當即打消了念頭。

雲喬在程家的時候,程立和祝禹誠都冇私下跟她閒聊,可能是不想占用太多時間。倒是程家老爺,單獨讓雲喬去他書房,和雲喬說了說香港那邊的事。

他說了說香港的徐家。

雲喬不太懂為何,但程老爺話裡話外,言有未儘,雲喬還是聽出來了。

徐家恐怕有點變故。

雲喬本想一個人去,可她單槍匹馬,未必有勝算,那可是徐氏的地盤。

她冇有狂妄到自以為天下為尊的地步,於是她向席蘭廷求助:“七叔,你明日同我去香港,行嗎?”

席蘭廷:“我都送你來廣州了,再去趟香港,有什麼區彆?行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直接說個“行”不可以嗎?既乾脆又顯得你很酷帥。

非要羅裡吧嗦諷刺幾句,再答應下來。

吃力不討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