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37章

-

席蘭廷答應了去,雲喬心中安穩多了,踏踏實實睡了一覺。

翌日,雲喬和席蘭廷,帶著各自的仆從去坐船,結果在碼頭遇到了祝禹誠、程立和程殷。

幾個人早已等候。

瞧見雲喬這邊浩浩蕩蕩一大群人,程殷當即說:“真是千金大小姐做派,出門仆從無數。”

然後她又看到了席蘭廷,“還有美男子相伴。雲喬,你果然好福氣。”

雲喬:“彆胡說。”

她把席蘭廷介紹給程殷。

“席氏”二字,響噹噹的大軍閥,哪怕市井小民都聽說過,何況程殷?

故而,她收起了調笑之心,大大方方要跟席蘭廷握手:“您好,席先生。”

席蘭廷見她就是送雲喬手鍊的人,知雲喬待她親密,對她稍微客氣點:“抱歉,我不習慣這樣西洋式的打招呼。”

“冇事。”程殷不以為意。

有人喜歡時髦,有人願意守舊,這都是個人意願,程殷從不強求。

大家都安排了船。

雲喬和席蘭廷的船比較大,程殷這廝“嫌貧愛富”,立馬拋棄了她親哥和祝禹誠,跟雲喬走了。

速度很快,片刻就到了香港碼頭。

他們停靠的地方,提前打點過了,不需要檢查,可以直接上岸。

程殷立馬說要去香港大飯店吃午飯。

她說的飯店,雲喬正好也知道。

雲喬眼睜睜看著程殷為了口吃的,有理有據編瞎話:“大中午跑去徐家,人家還以為你蹭飯呢,多不禮貌。不如吃完了再去,徐家老爺子也午休好了。”

雲喬:“為了吃醉蝦,費腦子想這麼多理由,看來你是真饞了。”

程殷:“……”

雲喬誰都寵:“行吧,先去吃午飯,吃了再去徐家。”

依照程老爺昨天的提示,徐家這會兒還不知憋了什麼壞水等著雲喬。所以,泥潭晚一點螳,也冇什麼要緊。

她發了話,其他幾人冇異議,上岸之後乘坐黃包車去了飯店。

他們要去的是香港大飯店,同治七年開的,一共六層樓高,是整個香港最高建築,可以俯瞰整個港城。

雲喬和程殷一路上拌嘴,到了飯店也不停歇。

程殷拿不住雲喬把柄,雲喬也拿不住她的,兩個人輸贏相當,誰也冇占過大便宜。

“等你們去徐家,我要去買東西。”程殷對眾人道,“就這家飯店下榻,如何?”

“我原本也是訂了這邊的房間。”程立道,“雲喬來香港,不是一時半刻能走的,總不能住管事家裡去。”

雲喬道謝。

席蘭廷慢慢端起茶。

程立還故意調侃他:“七爺這次不會又要搶?頂樓的套房可隻有四間。”

“不搶,你訂就你訂,我的錢放自己口袋裡並不會燒得慌。”席蘭廷淡淡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七叔噎死人不償命。

程立不再說什麼。

安排是雲喬和程殷住一間,她的兩名丫鬟住在次臥;席蘭廷等人各占一間,貼身隨從也住次臥。

留下程殷和隨從等人,雲喬四人出發去徐家。

程立和祝禹誠到香港有自己的事,並非特意陪雲喬。隻是人都到了香港,應該先拜會地頭蛇,這是規矩,所以他們也要順道去趟徐家。

席蘭廷是單純看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