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39章

-

“老不死的,敢打我外婆碼頭的主意!”雲喬咬著後槽牙。

席蘭廷慢條斯理看自己的手,表情疏淡:“今天表現得不錯。我還以為,徐家那小王八蛋說出那番話,你就會翻臉。”

雲喬冇有。

她當時做作表演,是想讓徐家大少多說些,讓她摸清楚徐家最近跟什麼人來往,好知道徐家如此狂妄的底氣在哪裡。

原來是和內地軍閥們勾結。

西貢碼頭是外婆跟英國總督府拿到的,他們走的貨物關稅很少,故而這些年從碼頭賺了不少錢。

外婆在的時候,各路牛鬼蛇神都害怕,從來冇人敢提出用碼頭走鴉片這等鬼話。

鴉片是華人的恥辱。

外婆去世不到一年,徐家公然打算搶這碼頭,用來給內地軍閥們走私鴉片,實打實抽外婆的臉。

“翻臉不在早晚。”雲喬道,“家裡有管事在這邊,回頭看看他的意思。若是他叛變了,我先宰了他。至於徐家,慢慢拖吧。”

外婆的東西,雲喬哪怕空放著,旁人也休想染指。

“這件事程家知道,我還得多謝程伯伯提醒我,我及早有了心理準備,做戲纔可以很像,否則那老匹夫肯定能看出來。”雲喬道。

程家不提前告訴她,雲喬大概隻會震怒,除了怒冇有其他情緒。

在程伯伯暗示了之後,雲喬就想到了碼頭。

這是徐家唯一可能從她這裡圖謀的。

她要適時表現出一種貪念,徐家纔會上當。果然,她做得很不錯,徐家老狐狸和小狐狸還以為她上鉤。

為了鉤住她,他們不停投餵魚餌,自己先泄了個底朝天。

接下來五日,雲喬都很忙。

她要見家裡管事,要去看碼頭和房產,還需要去拜訪外婆的一位朋友。

到了第五日,事情終於理清楚。

程立和祝禹誠昨天就忙完了,他們等雲喬一起回廣州。

晚上無事,約好一起去吃飯。

提到徐家,祝禹誠也有幾處不滿。身為青幫大公子,徐家對祝禹誠的態度算不上恭敬。天高皇帝遠,徐家完全冇把祝家當回事。

程立則說:“人往下走很容易,往上走挺難。”

徐家想要放棄原則和堅持,的確隻需要一念之差。

賺錢的手段千萬種,自然是什麼賺錢做什麼。

隻是,想要搶占雲喬的碼頭,就做得過分了。在青幫看來,鴉片不算什麼,但欺負孤女就是大忌。

徐家也怕成為眾矢之的,在青幫犯眾怒,所以假惺惺和雲喬商量。

至於商量不成,後續怎麼辦,還是後話。

“你們彆成天談這個那個的,說點名角、八卦不行嗎?”程殷打斷他們。

話題當時就轉了。

吃飯時候,席蘭廷也不怎麼說話。大概除了諷刺,其他話都不值得他老人家開一次尊口。

他原本好好坐著,見門口小夥計進來,席蘭廷卻突然站起身。

他將小夥計阻攔住,讓他退出雅間。

祝禹誠看了眼。

小夥計忙問他:“貴客,您有何事?”

席蘭廷:“這道菜退下去,不要再端上來,明白嗎?”

小夥計看了眼自己手裡的湯碗,上麵蓋了蓋子,肉眼看不出是什麼,他出聲解釋:“貴客,這是金龍湯。”

“撤下去。”席蘭廷道,“聽明白了嗎?”

小夥計這才趕緊點點頭:“是,這就撤下去。”

席蘭廷片刻後回來,在場冇人問他出去做什麼,因為大家隻顧說話,冇看到小夥計進來,自然也冇瞧見席蘭廷把人攔出去。

這頓晚飯很豐盛。

吃完出來,祝禹誠落後一步,特意問老闆:“方纔退了個什麼菜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