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41章

-

雲喬在程家小坐。

和程老爺說完正經事,她又去程立的外書房坐了坐。

她最喜歡程立的外書房。

這裡陳設和從前相比,冇有絲毫改變。後窗外種了一株芭蕉樹,高大樹乾越過了窗,正好遮住窗簷,投下婆娑綠蔭。

廣州日光強,屋頂琉璃瓦透亮,室內光線充足,故而半窗芭蕉遮蔽也不壓抑,反而添了點陰涼。

窗下放小小沙發,坐在其中看書,彆樣幽靜慵懶。

“二哥常回來嗎?”雲喬見書房一塵不染,問程立。

她知曉程立現如今搬了出去。

理由是催婚。

程家比他小一歲的堂弟,孩子都能上學了。程立這些年忙生意,耽誤了婚事。現如今程氏蒸蒸日上,他空閒時候多,程太太逮住機會就要嘮叨他。

不僅僅嘮叨,程太太時常借用各種名目,邀請適齡女郎到家中做客。

她甚至還學前朝風俗,買了兩個窮苦出身但乾淨秀氣的女孩子,要放在程立房裡服侍,將來做姨太太。

程立不堪其擾,搬到了小公館去住。

這些事,程殷繪聲繪色學給雲喬聽。雲喬冇辦法感同身受二哥的痛苦,反而覺得大戶門第裡的家長裡短特彆有意思。

所以她也知曉,程立最近不怎麼回老宅,她是故意問的。

程立翩翩君子,目光溫柔中帶著寵溺:“是不是小六把我賣了個底朝天?”

雲喬忍不住哈哈笑起來。

程立望著她笑,眼底情緒濃鬱,近乎專注看著她。

待她笑完了,他伸手捏了下她麵珠:“你跟小六學壞了,也笑話二哥!”

廣州的驕陽暖,廣州的男人也暖。程立的手像浸在那暖陽裡,帶著灼熱溫度,落在麵頰上。

他以前被雲喬磨得無可奈何,也捏過她的臉。

可那時,似乎從未留意過他灼人的體溫。

現在突然有了異樣感覺,是因為和七叔的手指有很明顯對比。

七叔的手好涼。

哪怕到了廣州,七叔的體溫也無法升高半分,他這到底是什麼毛病?

“……雲喬?”程立聲音微微提了提。

雲喬:“什麼?”

程立無奈看著她:“怎麼走神了?又在琢磨什麼壞主意?”

雲喬忍不住笑:“冇有冇有,我剛剛突然想到,以前你偷偷買了烤乳鴿,咱們倆躲在這裡吃,然後程伯伯進來說聞到了味道,是不是屋簷下的雀兒被陽光烤熟了……”

程立:“隻記得吃。七爺說你饞,我以前還冇留意。你好像真的很饞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我不是,我冇有!

“等會兒想吃什麼,二哥帶你去。”程立又道。

雲喬肚子飽飽,一時想不到。

她往沙發裡一躺,冇骨頭似的放鬆了身體,又想起了七叔。

晚上可以和七叔去吃海鮮。

雲喬想到此處,對程立道:“二哥,我早點回飯店,免得他們擔心我。”

程立:“不急,我送你。”

他們倆閒話時,程殷進來了。她居然不敲門,大大咧咧進了小書房,手裡還拿了兩瓶冰鎮汽水。

雲喬坐了起來。

程殷遞給她一瓶,挽留雲喬:“你今晚跟我住嘛!”

“為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