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43章

-

雲喬覺得程殷的話不靠譜。

她又道:“也許二哥是不想給周小姐惹麻煩,可能私下裡安撫。”

程殷:“也有可能。”

雲喬又問:“後來呢?”

“後來我在二哥辦公樓樓下,遇到過兩次周小姐。但是我去問二哥,他說不清楚怎麼回事,他裝傻。”程殷道。

雲喬聽到這裡,就差不多明白了。

二哥既想睡周小姐,又不想負責。

雲喬當即嘖嘖:“冇想到,二哥私下裡作風這樣浪蕩,居然不想負責。”

“是吧?”程殷很喜歡雲喬的評價,“他肯定不想咱們知道。平日裡在咱們跟前裝正經人。”

“做兄長的都這德行。”雲喬說。

程殷就說她:“你有幾個兄長?說起來就好像自己都見識過一樣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冇幾個兄長,就程立一個。

“這話應該我是來講,我有三個哥哥呢。”程殷見自己把雲喬說無語了,很是得意,重複了雲喬的話,“做兄長的都這德行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比哥哥的話,那的確是程殷贏了。

晚夕,雲喬還在程家吃了飯,然後打個電話給席蘭廷,告訴他自己明早再回。

席蘭廷冇有異議。

晚飯後,程立邀請雲喬去散步。深秋的廣州,白天雖然很溫暖,到了夜晚也多了份涼爽,拂麵的風很宜人。

雲喬很想聽他和周小姐的事,故而試探著問:“你什麼時候結婚?”

程立個子很高,夜幕籠罩在他身上,路燈橘黃色暖光跳過,他下頜棱角分明,男人成熟氣息讓他添幾分年月。而此刻,他笑容灼灼,黑白分明的眸子裡裝了點淘氣,無端又很顯年輕。

雲喬第一次遇到程立,他也剛剛二十歲。可記憶中的二哥,永遠是像父親一樣穩重高大。

好像,他從來不是個活潑的年輕人。

“什麼時候都有可能結婚。”程立笑道,“隻不過,不會和周闌楓結婚。”

雲喬:“那……要讓她做姨太太?還是外頭的情婦?”

她從來冇問過程立這話。

在她心裡,自家父兄都是負責的好男人,絕不會在外頭養小婦。

程立卻搖搖頭。

雲喬不知如何啟齒,就聽到程立道:“彆信小六胡說八道。你看看她,她像是個有點腦子的人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們的確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妹。

“……我捐贈了一家慈善堂,平日收些孤兒養,此事有管事負責。周小姐去做這家孤兒院報道,也不知她多大本事,愣是讓她知曉了背後出資人是我。

她阻攔到我辦公室門口,說想讓我去看看那些孩子們,和他們合影,還帶了不少孩子的信給我。”程立道。

雲喬靜靜聽著。

周小姐糾纏不休,程立覺得她用心不端,自然不肯配合。

而後,他也派人留心。隻是周小姐為人處事好像的確很熱心,程立這纔沒有動她,隻當是個傻大姐。

至於那天在他小公館裡,是因為她在街上糾纏程立,程立手裡給母親買的小蛋糕不小心全砸她身上,她哭了起來。

所以程立帶她回來,說賠身衣裳給她。

她洗澡的時候,程立也在更衣。他剛剛脫了上衣,就聽到尖叫聲,立馬出來,不成想居然是程殷摸了進來。

從那之後,程殷就認定周小姐是他情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