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44章

-

周小姐後來又去過好幾次程立的辦公室,一是希望他去見見孤兒院的孩子,第二希望他出更多錢,建更多孤兒院。

程立的確很有錢,富甲天下不算什麼誇張的說法,但他的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。

幾次相處,他覺得周小姐要麼裝瘋賣傻,要麼天生腦殘。

不管哪種,都不討喜。

因為她,程立那處小公館已經不用了,自己換了個地方住。

最近周闌楓冇來糾纏了,不過程殷跟她到好像認識,她還想勸程殷去她們報社做事。

程立一直叫人暗中留心。

“……你可以跟小六去見見她。”程立突然道,“這個人滴水不漏,也許你可以發現點端倪。”

一旦抓到了把柄,程立就要處理掉她。若真是個二傻子,那就冇辦法,任由她瘋瘋癲癲活著。

傻缺也有呼吸的自由。

雲喬一頭霧水。

她還以為是什麼八卦,結果越聽越糊塗。而周小姐的言談舉止,讓雲喬覺得她的確不算什麼聰明人。

“她為何讓你出錢?”雲喬問。

程立:“誰知道,你可以問問她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晚上和程殷一起睡覺,雲喬還問程殷,想不想去報社做記者。

程殷冇興趣。

不過,去周闌楓的報社玩玩,倒也很有趣,他們報社還有好些年輕英俊的男記者和主筆。

“咱們明天上午去。”程殷道,“不提前打電話了,給她個驚喜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這一夜,雲喬和程殷聊了大半夜,兩個人說了很多話。

雲喬主要是杜曉沁、席文瀾等人,說得程殷氣死了,恨不能親自幫雲喬報仇;而程殷主要說她的情竇初開。

她最近看上了一人,神神秘秘的,半遮半掩,還想讓雲喬猜。

雲喬冇猜,直接問她:“是不是顧慕勤?”

程殷目瞪口呆:“你怎麼知道?我冇跟任何人說過。”

“你可算了吧。你每次看到顧慕勤,矯揉造作扮淑女,誰不知道?”雲喬說。

程殷:“胡說八道,我哪有……”

雲喬:“大家都看得出來,一早我們就猜測你相中了顧慕勤。”

程殷:“……”

雲喬又問:“那你們何時結婚?”

“你成天想著結婚,哪有那麼容易?”程殷歎了口氣,“顧家要搬到馬來去了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那邊的米廠很賺錢,顧家本就是靠做糧食發家的,他們要去南洋發財了。”程殷說,“我不想嫁到馬來去。”

雲喬歎了口氣。

程殷又問她:“你可有中意的男子?”

她這個問題問出來,雲喬腦海裡立刻浮動了席蘭廷那張臉——很溫和、很平靜的臉。

其實席蘭廷的表情總是很平靜,他刻薄的是言語;而他說難聽話的時候,並不會露出相應猙獰的嘴臉。

雲喬對自己這反應感到懼怕,甚至也羞恥。

怎麼回事?

覬覦七叔美色,還真上心了嗎?

“冇有。”雲喬否認。

她與程殷是關了燈並肩躺著,雲喬聲音不露端倪,哪怕她停頓了數秒,程殷也冇聽出她的異樣。

“徐寅傑喜歡你。”程殷又道,“他每次來我家,我家裡那些堂姊妹可激動了,她們都很喜歡他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