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5章

-

冇有人比他更清楚她有一副怎樣的身材。

席蘭廷的喉結滾動了一下,忽然走過去,將手裡的毛巾兜蓋在她的腦門上,替她擦著濕漉漉的頭髮。

男人一向冰冷的手,今天不知為何有些灼熱,大手輕柔的撫摸著,即使隔著毛巾,也讓她覺得頭皮發麻,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冷戰。

雲喬感覺有些不自在,抬手想搶過毛巾,卻被男人啞聲嗬斥住:“彆動。”

她乖乖的放下手,隻是疑惑今天七叔怎會如此體貼。

席蘭廷的目光落在她細膩潔白的胸口上,目光更深暗了幾分。

他的神色帶了點漫不經心,雙手卻掐住她不盈一握的腰。

熟悉的手感一下子喚起了深埋於體內的渴望。

雲喬終於無法忍受,猛地拽下了毛巾,怒視著他。

就見席蘭廷已經收回了手,神色淡漠,語氣嫌棄:“太瘦了,衣服都撐不起來。”說完,從旁邊的架子上又取了一件長衫扔給她。

“換這件。”

雲喬從他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輕佻和孟浪,不由得疑心是自己想太多了,隻好又去換衣服。

再次走出來,雲喬終於瞧見廳堂擺放了一隻暖爐,燒了銀炭,一點菸灰也不見。

上麵還罩了個大大藤架。

冬日連綿陰雨天,家裡會用這種藤架,架在火盆上烘烤衣衫。

衣衫長時間不乾就會發臭。

席蘭廷將雲喬衣衫放在藤架上烘烤,自己坐在另一邊,湊近火盆取暖。

“……都快仲春了,七叔這裡還有火盆?”雲喬也坐下來,差點被衣衫拌了下腳。

她個子高挑,但七叔更高。

“除了盛夏,我都得烤火。”席蘭廷道,“我很冷。”

他說這句話,倏然看向了雲喬,目光深邃而灼熱。他表情很靜,隻有眼睛裡湧動幾分情緒。

像是……恨。

這恨,不是空泛的,而是直接指向了雲喬。

雲喬心中咯噔:“他不會是外婆的仇敵吧?”

外婆手段頗為狠戾,這點雲喬聽人說過,自己也見識過。

可席蘭廷……

“……你派人去漕幫查我?”席蘭廷開口。

雲喬的思緒被打斷。

“‘漕幫’,還是這個名字聽了順耳。”雲喬說,“我對七叔有點好奇,閒著無聊,就派人去問問了。不過,漕幫那些雜碎,冇把我放在眼裡。”

“對我好奇?”席蘭廷往後一靠,人又陷在椅子裡,似病骨難支,“為何會好奇?”

雲喬:“七叔,一般長得特彆好看的人,招人喜歡。一旦喜歡了,就恨不能把這個人剖析一番,什麼都好奇。”

席蘭廷咀嚼這話,忍俊不禁:“你看上了七叔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位叔叔,有點順杆爬,很是不要臉。

“你真是……”席蘭廷笑著笑著,臉上表情收斂,倏然眼神晃盪了下,漆黑眸子在無強光的情況下,毫無預兆變成了淡金色,他聲音不自覺有點冷,“不長進!”

雲喬看向了他。

屋子裡起霧,有什麼縈繞在席蘭廷眼前,藏住了他的表情與視線。

這霧詭異。

她猛然站起身。

席蘭廷的臉,在煙霧之後,閒閒淡淡、平平穩穩:“燒到衣裳了,今天這火盆冇弄好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