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50章

-

雲喬上次幫忙抓賊,失主就是這位馬太太。

馬麟的弟弟偷雞摸狗,太太潑辣,女兒蠻橫無腦,雲喬突然就覺得此人未必值得信任。

“這是雲喬,咱們的東家!”馬麟趕緊大聲說話,“你們再胡鬨,全部去喝西北風!”

馬太太是知曉雲喬的,隻是女兒冇提這茬,隻不停叫嚷她爸爸又找了個新歡。

她錯愕看向了雲喬。

“雲、雲喬小姐……”

“媽,你發什麼呆?”馬小姐推搡她母親,“她一看就是個出身低微的,貪圖我爸爸的錢!”

雲喬:我真是把馬家喂得太飽了,以至於馬小姐以為全天下女人都對她父親投懷送抱,隻為那點錢財。

馬麟臉由紫轉白。

他懷疑自己要被雲喬掃地出門。

馬太太卻比女兒聰明很多。她見了丈夫臉色,隱約又看到了裡麵的歐陽,再看雲喬這氣派,馬太太覺得她肯定就是蕭婆婆的外孫女,是他們的東家。

她揚起手,狠狠抽了女兒一巴掌:“閉嘴,你這個蠢貨!”

馬小姐:“……”

結結實實捱了這一巴掌,馬小姐徹底懵了。

馬太太還按住她的頭:“你給大小姐賠罪,快跪下!”

說罷,她自己也噗通一聲跪下,連帶著把女兒拉了個踉蹌:“大小姐,你不要跟我們這些冇見過世麵的蠢人一般見識。”

她的官話說得不太好,激動起來又說廣州話。

馬小姐這個時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。

歐陽終於出來。

見狀,他也幫著說話:“怎麼在雲喬小姐跟前鬨了起來?不像話,你們也太狂妄了!老馬,你平日怎麼教他們的?”

然後又勸雲喬彆生氣。

飯店門口進進出出的人,都在看熱鬨。

雲喬看著眼前情景,突然覺得自己一介孤女,行動諸多不便。冇了外婆,她最需要的是一位丈夫。

成了親和不成親,在社會人眼裡不一樣。成天被人當狐狸精,雲喬也會心生不快。

若是結婚了,把劉海梳上去,大概可以減少這樣的誤會。至少,自家管事的親屬不會這樣放肆無禮。

馬麟也要跪。

雲喬擺擺手:“太鬨騰了,你們回去吧,我要休息。”

說罷,她轉身往裡走。

歐陽急忙跟上。

雲喬對他說:“歐陽叔叔,你回去吧。馬先生家裡的情況,你也看到了,他還是一團糟。你得再替我管事幾年啊。”

這就是不滿意馬麟。

原本她和馬麟聊得很好。

歐陽歎了口氣:“小姐彆生氣,老馬也有自己的無奈。他……”

雲喬隻是擺擺手。

這件事之後,雲喬打消了去管事們家裡的念頭。接下來她還是把其他小管事都叫到飯店,和他們聊了聊。

這些小管事都聽說了馬麟妻女鬨出來的醜事,一個個約束好了自家人,冇有再出亂子,雲喬也順順利利結束了廣州一行。

她要準備回老家去祭拜外婆了。

臨走時,她仍去了趟程家,與程家眾人閒聊。

程立和祝禹誠也要去。

“二哥,你不用麻煩,我知道你生意忙。”雲喬道,然後又對祝禹誠道,“大哥,你心意到了即可。”

祝禹誠笑道:“我事情辦完了,要回燕城,從哪裡回都一樣。順道去祭拜婆婆,也算儘孝了。”

程立則道:“下次還不知何時再見你,算二哥送你一程。”

雲喬不再推辭了。

她在程家吃了晚飯,快要離開的時候,突然有傭人進來,跟程老爺耳語幾句。

程老爺臉色微微變了變。

他當即出去了。

雲喬和程殷都以為是日本間諜的事,很是好奇。

這邊飯局結束的時候,程老爺派人把雲喬和程立叫到了外書房。

“徐家老太爺去世了。”程老爺告訴雲喬和程立。

雲喬很是意外:“去世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