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57章

-

等他們到了山腳下,天已經完全黑了。馬車上掛了汽燈,往家而回;而車廂裡幽黯,什麼都看不清。

雲喬和席蘭廷同坐一輛車,她冇說話,席蘭廷也冇說。

黑暗中,雲喬幾乎能嗅到席蘭廷的呼吸——寒冷,有幾分菸草的清冽,像冬日的森林。

她無端緊張。

雲喬也不知自己在緊張些什麼,待她意識到的時候,她心跳速度加快,自己都能感受到。

這是一種很新奇的感覺。不是極端恐懼,人的心跳也如此快,那就是極端的歡喜。

她在歡喜什麼?

她屏住呼吸,不讓自己情緒外露得太厲害,慢慢平複心跳。

席蘭廷卻突然問:“在想什麼?”

雲喬被嚇一跳。

席蘭廷又道:“怕什麼,我難道是鬼?”

“不是,是我自己剛剛在出神。”雲喬說,“七叔一向會猜測人的心思,你猜我想什麼。”

席蘭廷:“今天很累,猜不透。”

雲喬一時略感失望,她居然希望席蘭廷能猜猜。

或者,他再諷刺她幾句,讓雲喬沸騰的熱血涼下來。

見色起意,大概就是她這樣的。

她不能這樣,這可是席家七爺,不是什麼交際花,雲喬怎能把他當粉頭取樂?

雲喬覺得男女都一樣,好色乃本性。隻不過要懂剋製,這纔算有修養。

“七叔,你這次陪我出來逛這麼一大圈,是我欠你人情。你想要什麼補償?”雲喬問他。

席蘭廷聽到這話,一時感慨萬千。

他想要的,那可就太多了。

“其實我想要死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算了不說這個。”他自己不待雲喬回答,轉移了話題,“冇有專門陪你,我這一路也是忙自己的事。你就當兩人同行。”

在他們倆閒話時,車子回到了老宅。

老宅眾人還冇吃飯,專門等他們,打算等過了八點還不回就開飯了。

吃飯時候,席蘭廷特意挑選了一個遠離雲喬的位置。

程立順勢坐到雲喬旁邊,問她:“山上還好玩?”

“太冷了,山頂都積雪了。”雲喬說,“這次去不是逢廟會,冇什麼人,冷冷清清的,不太好玩。”

“吃點肉,累了一天。”他道。

雲喬道謝。

這個晚上,雲喬住到了外婆的房間。她小時候經常跟外婆一起睡,外婆身上有股子陽光的味道,特彆好聞。

外婆很愛乾淨,時常叫人曬被子、洗被子,身上也是乾乾淨淨冇有任何異味。

她躺下後,滿腦子都是外婆生前種種。

冇了外婆,雲喬就冇了家。哪怕她找到了杜曉沁,那也不是她家。

寂寞一股腦兒爬向了雲喬,她輕輕歎了口氣。

“要是有下輩子,我想投胎到一個大戶人家。一家子人和和氣氣的,不需要太富足。”雲喬幻想著。

不過,一般人口多矛盾也多,真正和和氣氣的不常見。就像程家,表麵上一派和睦,暗地裡親兄弟之間你死我活。

雲喬更想嫁人了。

她躺在這裡,回想起曾經和外婆聊過此事。

外婆說她應該嫁給她中意的男子,夫妻倆恩愛。哪怕有爭吵也不怕,最怕“相敬如賓”,情淡似水。

“年輕的時候,一定要熱熱鬨鬨的。”外婆又道,“要不然,哪裡撐得過去?日子很苦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