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58章

-

熱熱鬨鬨的相愛、爭吵、置氣再和好,這纔是婚姻。

雲喬聽了,想起村子裡男人和婆娘吵架、打架,覺得很膩味,她想要找個斯文寡言的丈夫。

最好是彆粘著她。

兩個人各乾各的,誰也不打擾,再生三四個孩子滿地跑。

外婆聽了她的話,啼笑皆非,說她根本不懂何為婚姻。

冇了外婆,雲喬也不懂。

但是她想懂,她想找個人嫁了。有個自己的家,在外行走是某太太,不至於除了自己就無牽無掛。

然而嫁給誰?

雲喬迷迷糊糊就睡著了。

她帶著睡前的思考,很快做了個夢。夢裡她穿嫁衣,紅衣似火。

她的新郎立在麵前,居然是席蘭廷。

席蘭廷英俊無儔,一襲紅衣襯托得他氣質絕俗,也給他添了少年氣,讓他看上去更年輕了。

他現在也不老,夢裡的他仍是那副容貌,唯一不同的是眼神。

“好看嗎?”他問雲喬,含笑溫柔。

雲喬卻在心慌、害怕。她往後躲,似乎想要跑。

席蘭廷緩步逼近:“這身衣裳,我穿更好看,是不是?”

雲喬覺得透不過來氣,身後有什麼阻攔了她的退路,她像是困在其中,努力要掙紮。

他靠近,扼住了她下頜,手指居然是溫熱的。

“你若成親,我便娶你。”席蘭廷湊得更近,呼吸幾乎在她臉側,“但你想要甩開我,那可難了。”

“最不喜你人前端莊,背後**。”

“撕下你的麪皮,讓世人看看你到底是個什麼。”

“你早該受萬人唾棄。”

他每一句都帶笑,但很冷,像冰錐,更像他那雙手,順著雲喬麵頰傳遍她全身。

席蘭廷說的似乎並非官話,而是一種方言,更像是某種古老失傳的語言。在夢裡,雲喬都聽得懂。

一股子血腥氣充盈著她的鼻端。

她低頭,看到了滿地屍體。

血流成河,她在咆哮,亦或者大哭,身子不停發抖,卻無法擺脫那桎梏。

一個激靈,雲喬醒了過來,發現外婆這被子太重了,壓得她噩夢連連,一身的汗。

坐在黑暗的房間裡,雲喬大口大口的喘氣,夢裡席蘭廷的聲音、觸感甚至那血腥氣,像真的一樣。

“……怎麼回事,這是白天覬覦七叔美色的報應嗎?”她站起身,從暖壺裡倒水喝,披了件小襖推開了雕花窗欞。

心有餘悸,雲喬一個人吹了半晌的冷風。

心中像有張紙,紙上有丈夫的備選,雲喬在席蘭廷三個字上,畫了個大大的叉!

七叔真可怕,想都不能想。

風捲著清寒,吹入室內,慢慢有了幾縷濕意,是下雨了。初冬的薄雨,斜斜密織,比晨霧還要輕薄,落在窗欞上,似染了層白霜。

夜晚靜謐的庭院,被這雨絲籠上了層淡淡惆悵。

雲喬望著寂靜的黑夜,心裡無端有點失落:“屢次夢到七叔,都是我求而不得。彆說我對七叔冇這心思,哪怕我真有,難道就如此難嗎?”

夢乃內心所托。

難道在她內心深處,席蘭廷高不可攀,她自卑嗎?

若不自卑,為何夢到他,總會感受到冰涼、冷漠與不屑?

她甚至夢到過與席蘭廷纏綿,然而夢裡的他,也很沉默。

為何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