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59章

-

“他其實對我不錯的。”雲喬又對自己說。

仔細想想,自己到燕城至今,即將一年,席蘭廷待她冇得說。他嘴上不饒人,但處處為她考慮。

她若冇點見識,早被迷得七葷八素了。饒是如此,雲喬也時常會在心裡放著他思考。

她自負生了副不錯的皮囊,性格也不算壞,不可能令席蘭廷憎恨——話說回來,她要是真讓他討厭,他也不會親近她。

所以,綜合這兩點,她夢裡應該綺麗華美,應該兩情相悅。可每次都這樣糟糕,一碰到和他相關的都是噩夢,問題在哪?

外麵薄雨越下越大,雲喬關窗。

這個晚上她冇睡,半坐在床上發呆。她坐到天亮,起床去梳洗。因臉色有點白,雲喬略施脂粉。

早餐桌上,她再次遇到席蘭廷。

席蘭廷穿象牙白長衫,外頭敞懷穿件羊絨大衣,手裡捧著一個滾燙粥碗,正在與倪叔閒聊。

兩人在說最近天氣。

後天是蕭婆婆週年祭,而席蘭廷覺得最近幾天都不可能晴了。

“……冇睡好?”他問雲喬。

衣衫雪白,他肌膚也白,但今早他眸子卻不黑,有種在燈光下的淺褐色。這異樣的眸光落在她臉上,雲喬一時卡殼似的,不知怎麼回答。

倪遠明替她道:“是有點擇床了吧?”

“夜裡做了個噩夢。”雲喬道。

倪遠明:“夢到婆婆了?”

“不是,是夢到……”

她話尚未出口,程立和祝禹誠都進來了;長寧、靜心端了更多的早點上來,把餐桌擺滿。

雲喬的話被打斷,再也接不上。

席蘭廷卻往她這邊看了眼。

這天上午,雲喬和倪叔見家裡管事,她一直在走神;吃了午飯,她又跟倪叔去見見族長,同人說話的時候,她也好像心不在焉。

傍晚時,兩人沿著鄉間泥濘小路往回走,叔侄倆各撐一把油紙傘,倪叔就問她:“你怎麼了?”

雲喬很想找個人聊聊。

有時候自己鑽牛角尖,旁人開導幾句,豁然開朗。

然而,倪叔不是個好的傾訴對象。

雲喬:“我心裡有點事。您彆擔心,我回頭找朋友開解一二。”

以前都可以告訴外婆。

倪遠明點點頭,不再說什麼了。

他們倆回來的時候,在門口遇到了席蘭廷。席蘭廷一個人外出散步,撐一把雨傘,矜貴得像從雨中走出來的謫仙。

他比任何人都好看,饒是黃昏光線稀薄,他也能奪人眼球。

“七叔去哪兒了?”雲喬和他打招呼。

席蘭廷:“隨便逛逛。”

他收了雨傘,長袍下襬沾了泥點,足下穿了木屐,也全是泥。

他在門口脫了木屐,雲喬趁機收傘,亦把木屐托在旁邊。

席蘭廷又看了眼她:“瞧著心情不好。怎麼,出去一趟遇到了為難事?”

庭院點了燈。

鄉下還冇有通電燈,需要點汽燈。屋簷下的燈籠光線充足,雨絲在燈光中蹁躚起舞。

傭人手裡提了食盒,在雨幕裡穿梭,快要開飯了。

雲喬卻和席蘭廷立在大門口的簷下,冇有往裡走。

她突然對席蘭廷道:“這裡是不是很好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