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60章

-

一大家子人,都以雲喬為主,她是這方世界的主人,所有人都以討好她、服侍她為己任。

鄉村靜謐,黃昏時一叢叢炊煙散在雨幕裡,飯香飄蕩了出來。

在此生活,心情愉悅。

“的確很好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將來我老了,肯定還是要回到這裡生活。隻是那時候的下人,老的老、走的走,恐怕所剩無幾了。”

席蘭廷點點頭。

雲喬:“所以你看,我過去的生活,隨著外婆的離去,已經都結束了。”

席蘭廷聽到這裡,略有所思,低頭望著她。

正好撞上她迎來的目光。

“七叔,你明明待我很好,為何我總感覺你的世界與我隔了天塹?哪怕我稍微想要靠近,噩夢就把我阻攔回來。”雲喬道,“你覺得我這個人,是不是很糟糕?”

席蘭廷沉默聽著。

他突然攬住雲喬的腰,將她摟進了自己懷裡,手從背後伸過來,覆蓋住了她的額頭和眼睛。

雲喬一愣。

夜更深了,庭院倏然像是起了層霧,可能是雨更大了,也可能是雨停了,夜霧趁機湧入。

餐廳那邊的人,望向門口時,覺得看不清,好像門口是個漆黑的地方,而小小庭院都升起了雨霧。

席蘭廷鬆開時,雲喬站在那裡,表情有點茫然。

她問席蘭廷:“七叔,你在這裡乾嘛?”

席蘭廷:“我剛剛從外麵回來。你不是有話跟我說,什麼話?”

雲喬:“什麼話?”

雨霧又慢慢散了些,餐廳裡傳來佟嬸的聲音:“雲喬,七爺,吃飯了。”

隨著她這一聲,視線裡更清晰了,雲喬和席蘭廷立在門口,兩個人也冇說什麼。

“來了。”雲喬道。

她不知自己怎麼了,隻感覺身上的枷鎖減輕了不少,整個人都透出一種難以言喻的輕鬆。

她還記得昨晚那個夢,也記得今天所有的事,隻是這些都無法引起她情緒的波動。

晚餐有她喜歡的菜,她開開心心吃飯。

晚上她搬回了自己的房間住,終於一夜無夢。

席蘭廷一個人立在漆黑的房間裡,良久冇有挪腳。

他比夜更沉。

家裡一切準備妥當,就到了蕭婆婆的週年。週年不需要親戚們來,就家裡人燒些紙馬,擺上祭品。

早上還在下雨。

倪遠明對眾人說:“速度都快些,一會兒全部淋濕了燒不起來。”

一行人去了蕭婆婆的墓地。

墓地修建得很好,眾人隨著倪遠明行禮、下跪,然後燒了帶過來的紙馬,結束了這次的祭拜。

雲喬給外婆墳上添新土,對眾人道:“你們先回去,我要陪陪外婆,跟外婆說說話。”

眾人冇說什麼。

雲喬撐著傘,在外婆墓前跪了很久,跟她說了自己最近一年遇到的所有事,就好像外婆都聽得見一樣。

她回去的時候,在自家門口瞧見了一輛汽車。

雲喬當時愣了下,而後猜測是席蘭廷或者祝禹誠家裡來人接,就冇多想往裡走。

不成想,汽車既不是席家的,也不是祝家的,而是來了位客人。

客人七旬年紀,瘦高斯文,臉上帶著一副老花鏡,衣著考究。他長衫外麵,是厚厚的風氅,能抵禦寒流。

倪遠明正在接待他,神色非常不好。

“我是這個家裡的下人,您有什麼事就跟我們小姐提。”倪遠明道,說罷轉身就要走。

雲喬看著這位老先生。

她確定自己冇見過他,卻意外覺得他親切,因為很眼熟,非常眼熟。

而倪叔的態度,也很是奇怪。

倪叔是家裡的總管事,冇了外婆,他也算是這個家裡的主子之一。來的是男客,他怎麼自己躲了,把雲喬推了出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