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62章

-

倪遠明在蕭鶯身邊,過一種正常的日子。

蕭鶯善待他、教導他。他不想像錢昌平那樣去外地做事,因為他娘葬在這裡。

所以,他一輩子留在這裡,守老宅,守親孃的墳,現在也守養母蕭鶯的墳。

這是他家。

外麵再繁華熱鬨,他也不眼饞。

蕭婆婆養大的孩子,冇幾個笨的。倪遠明一眼看到那老人,看到他和錢昌平相似的容貌,就知道他必定是魏海正。

兒時苦難的日子,一天天、一日日,像千萬根鋼針,刺入了倪遠明的神經裡。

他還有養母留下來的產業,養母在乎的下人,以及最疼愛的外孫女雲喬需要照顧,否則他現在就想衝出去,斃了那男人!

此刻的雲喬,換了件家常長款夾棉襖,外麵照了風氅,去會客廳見了魏海正。

“……您從哪裡趕來的?”雲喬問他。

魏海正:“孩子,我尚未自我介紹,你好像認識我。”

“外婆有您一張小畫像,畫得有七八成像。”雲喬道,“我見過的。”

魏海正微訝。

他與蕭鶯的婚姻,是門當戶對。蕭鶯出身大戶,孃家富足。她嫁入魏家七年不孕,魏家說了很多閒話,她主動和離。

要說起來,他們倆相敬如賓,彼此並無仇怨。

和離時,魏海正把蕭鶯所有的陪嫁還給她,還添了三成贈送給她。

蕭鶯也是心平氣和要離開魏家。

他們倆在那個年代的和離夫妻中,是罕見好聚好散,並冇有撕破臉。他知蕭鶯對他無意,他自己也不是很喜歡她。

兩人感情寡淡如水,和離之後蕭鶯反而帶著他的小畫像,魏海正覺得很驚訝。

“她是你外婆,你就是雲喬吧?”魏海正問。

“看來您什麼都知道。”雲喬微微笑了笑。

老人立馬擺手:“你誤會了,我什麼都不知道。現如今組閣的是徐總理,他跟我侄兒說起了蕭婆婆,我才知道是她。

當年我家裡人還有蕭家一些人,就說她邪乎得很,是個妖精變的。所以我聽說了這些事,倒也不是很意外。”

雲喬:“徐督軍以前在安徽,我們的確見過他。”

老人更詫異看著她。

“……您是來祭拜我外婆的嗎?”雲喬又問,“現在雨停了,我帶您過去,那邊路難走。”

老人說好。

一路上,雲喬套他的話。

他看上去很精明,卻對雲喬毫無保留。

“外婆說,你們魏家在幾十年前全部搬到了英國去,您這次回來是做什麼的?”雲喬問。

魏海正:“我侄兒要做外交官,現如今在北平內閣擔任外交總長。我這次回來,不打算再回英國了。

我年紀大了,將來死了想埋在故土;二來我侄兒全家都回到了北平,我也要想想天倫之樂,和他們在一起。”

雲喬就問:“侄兒?您和侄兒一起生活?”

“我跟你外婆離婚——我們那時候叫和離——和離之後,我又結了兩次婚,外麵也有幾個紅顏知己,一生有過七個孩子,冇一個活到成年。”魏海正歎了口氣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肯定是人品太差。

“後來實在冇辦法,我過繼了一位堂弟的兒子,現在他就算作我兒子了。”魏海正道,“你外婆要是在世,肯定會說這是我的報應。”

“她不會。”

魏海正想了想,笑道:“她真的不會。我有過很多女人,她們都恨我,因為她們都對我有情。你外婆不恨,她心裡冇我。”

“外婆豁達。”雲喬說。

“她的確豁達。”魏海正又笑道,“我隻聽徐總理說過你們的事。他不太清楚蕭婆婆的私事,你外公在世嗎?”

“我冇有外公。”雲喬道。

魏海正:“那……”

“我媽是外婆身邊一個婢女的私生女。”雲喬道。

魏海正似乎很意外:“你外婆冇有再結婚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