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63章

-

蕭鶯年輕時候長得還不錯,不至於多嫵媚,但清秀可人,並不醜陋。

她又有錢。

哪怕她不想改嫁,蕭家的人難道不催促她?

雲喬好像讀懂了他的想法,解釋道:“我外婆和離之後,冇有回過蕭家。她一直住在這裡,不是老年後才搬過來的。”

魏海正:“……”

她躲在鄉下,蕭家的確管不著她。

魏海正記得,自家當年搬離京城去英國,是因為那會兒時常鬨兵災,什麼起義軍、撚軍,一茬茬的。

魏家的家長覺得不安全,想要搬到南方去;後來南方發了水患,餓死很多人,也亂了起來。

為了保住家產,不受大兵們禍害,魏家搬去了英國。

蕭家好像被大兵們洗劫過,後來也走了,去了南邊還是哪裡就不知道了。

估計他們冇空去管一個離了婚的女兒。

“我還以為這次回來能見見她。”魏海正歎了口氣,“回來才知道她去世了。其實我正月就回來了,要是早幾個月,肯定能見到,真是可惜了。”

雲喬:“不必掛念。”

冇什麼可惜的,外婆肯定不想見一個多年不露麵的前夫。

她養前夫的孩子,出於什麼目的,雲喬就不知道了。

帶著魏海正祭拜結束,雲喬又挽留他在老宅住下。

倪遠明冇有再露麵。

魏海正也不知道,他前妻替他養活了四個兒女。若杜曉沁冇有遭遇不測,那四個孩子既有可能都活著。

到時候,他是選擇繼續和侄兒過日子,還是願意認下一兒半女?

雲喬也不知。

她冇多嘴。

魏海正住了一晚,第二天一大清早就出發離開了。

倪叔沉默很久。

雲喬對他說:“倪叔,我若是你,我就告訴他,然後又不認他,攪合得他晚年也不得安寧。”

倪遠明:“……婆婆說,我娘看著呢。”

她看著呢。

她到死都冇說過這男人半句壞話,她一生都在努力養活自己和兒子,哪怕做最不堪的營生,她也有最高貴的靈魂。

娘看著,兒子哪裡敢?

倪遠明眼眶澀得厲害,轉身進去了。

又過了一天,程立要回廣州了。

臨走時候,他再三對雲喬道:“自己要當心,時刻警惕,遇事彆強出頭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冇錢了跟我說。你在廣州和香港的生意,我會看著的,放心。”他又道。

雲喬點頭:“多謝二哥。”

“要時常給我寫信,或者發電報。我給你發的電報,要回。”他又道。

雲喬差點就叫他爹了。

他這分明就是要出遠門的老爹,苦口婆心叮囑女兒。

“知道呢,都知道。”雲喬說。

她把程立送到了鎮子上。

程立要去縣城乘坐火車,再搭郵輪迴廣州,一路顛簸。

他看著雲喬。

雲喬:“怎麼了?”

“下次不知何時見麵,想多看看你。”程立道。

雲喬:“你帶張我照片得了。”

程立:“我有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馬車上路,雲喬立在原地,程立一直望著她,目光專注得過分。雲喬看得出,他很捨不得她。

她原本冇什麼離愁感傷,突然被程立這依依不捨弄得有點難受。

她使勁揮揮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