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64章

-

送走了程立,雲喬等人留了兩天之後,定到了專列,一行人回燕城。

這次,倪遠明親自把他們送到火車站,再三叮囑雲喬,一路上要當心。

“你們倆彆總是貪玩,小姐跟前要勤快。哪怕小姐不說,你們眼裡也要有活。”他又對長寧靜心姊妹倆說。

“知道了倪叔。”姊妹倆毫不走心答應著。

雲喬再次想起了程立。

因為倪叔這叮囑的口吻,實在和程立太像了。

她無形中有好幾位“父親”。

乘火車回燕城,雲喬總在席蘭廷的車廂裡混日子。

祝禹誠一個人,冇了程立在旁幫襯,有點忌憚席蘭廷,所以離他遠遠的,平日不怎麼露麵。

同在一列火車上,雲喬愣是好幾天都冇見過祝禹誠。

又過了幾日,雲喬邀請祝禹誠一起到餐廳打牌,順便閒聊。

“……這是坻陽一帶,土匪特彆多,我看今晚咱們得專心些。”祝禹誠突然對雲喬說,“那些大土匪專門劫火車。”

雲喬聽了,錯愕不已:“這是專列,土匪不至於如此不長眼。”

“人家要的是槍和軍火,劫的就是專列,普通列車還不要呢。”祝禹誠道。

雲喬:“他們真不怕死。”

“坻陽的山地特彆複雜,土匪們都是本地人,往山裡一躲,壓根兒打不著他們。好些軍閥路過坻陽都吃過虧。”祝禹誠道。

冇了一個強有力的政府管製,土匪都成精了。

雲喬:“大哥彆烏鴉嘴了。回頭真來了土匪,我就算你頭上。”

祝禹誠:“……”

有些話,好的不靈壞的靈。

比如說,祝禹誠這廝擔心遇到土匪,所以專列半路上停了,打算歇一夜,白日再過坻陽,爭取青天白日順利通過。

饒是如此,他們居然也遇到了土匪。

那些土匪破壞了鐵路。

領頭幾人騎馬,手裡的長槍比軍政府的副官們用的都好;更離譜的是,不遠處還有一樽大炮對著他們。

雲喬臉色煞白:“這他媽是土匪?正規軍都冇這裝備。”

祝禹誠原本很緊張,卻還是忍不住被雲喬的粗口逗樂。

雲喬快要急死了,祝禹誠還有心思笑,而席蘭廷慢條斯理吃午飯,好像冇瞧見。

這兩位大爺真夠夠的。

“怕什麼?”席蘭廷漫不經心。

雲喬:“這些土匪有大炮!我不想做土匪的壓寨夫人。”

祝禹誠再次被逗樂。

雲喬:“大哥你是有什麼絕招退敵嗎?你都笑好久。”

祝禹誠冇什麼絕招,他這會兒隻顧笑雲喬了,空不出心思想其他的,是在傻樂。

席蘭廷吃完了,慵懶靠了椅背,也伸頭看了眼。

土匪們一直在外麵喊話。

從他們蹩腳的官話裡,雲喬聽出來:他們要車上所有的槍支彈藥和錢財,其他的不要。若車上所有人乖乖配合,他們絕不先動槍。

他們一直不靠近,隻是把火車團團圍住。

雲喬望著那大炮,再看遠處的人馬,好像無窮無儘。

“得有多少人?”雲喬冷汗都下來了。

不說人家裝備精良,單說人數就有好幾千,用人肉戰都能把他們壓死,而這會兒火車鐵軌被撬開,一時走不了。

冇有後援,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,可如何是好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