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65章

-

“三千以上。”祝禹誠回答雲喬的自言自語。

目測是三千以上的人馬。

席蘭廷隨意往視窗看了眼,淡淡道:“不足六百人。樹林裡那些都是假的,土匪最擅長虛張聲勢。”

“七叔,這可是人家老巢。他們現在隻有六百人,但後援源源不斷,咱們加上去也湊不齊二十人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人多能頂什麼用?”

他看了眼手錶,又對雲喬等人道,“他們一直不靠近,你們知道為何?”

“等天黑。”雲喬答。

“那就等。”席蘭廷道,“不要回答他們任何的喊話。他們也在懼怕,畢竟咱們這列車能裝下好幾百人。”

雲喬眸色凝重。

她實在想不到好的辦法,唯一的就是放棄火車逃走。

趁夜逃離,大概是個極好的辦法。

如果逃走的話,雲喬等人肯定冇問題,但火車上的司機等乘務員怎麼辦?他們可是普通人,隻怕跑不了。

此刻,祝禹誠站起身,往車廂後麵去看看。

他擔心有土匪爬上車。

隨從跟著,低聲對他道:“大少爺,咱們得趁亂跑。車上冇幾個人,阻擋不了土匪,到時候成了俘虜,恐怕要受罪。”

祝禹誠沉吟。

趁亂不一定能跑得了。

席蘭廷很篤定,他估計是發了電報給軍政府,讓軍政府派人來接應。所以,祝禹誠覺得最安全的,是跟在席蘭廷和雲喬身邊。

“不要輕舉妄動。”祝禹誠說。

隨從:“大少,您得早下決斷,不可猶豫不決。到時候,我們倆保護您,替您斷後和遮掩,肯定可以把您送出去。”

祝禹誠嚴肅了表情,把自己猜測告訴了隨從:“想要活命,就和席七爺待在一起。你們跟隨我多年,你們的命跟我一樣貴重,斷乎不能輕易丟了。”

隨從聽了,心中很是感動。

主子下定決心,他就不好再勸。

而這個時候的雲喬,也在問席蘭廷:“七叔,你借用專列的時候,督軍那邊知道嗎?他會不會來接咱們?”

席蘭廷:“每隔二百裡,就有軍政府的眼線。咱們是專列,一路上按時到地方,不需要禮讓誰。

我們剛休整了一晚,就是給下一個駐點的人發訊息。咱們再等一晚,駐點肯定會派援軍過來。

坻陽多土匪,既然我們在這裡被阻撓,那自然是遭遇了。駐點的軍隊經驗豐富,等著就是了。”

雲喬聽了,心中寬慰很多。

夜幕降臨,車上的四名衛兵和席蘭廷、祝禹誠的隨從下車,端著長槍,輪流在火車前後巡查。

席蘭廷說他去趟洗手間。

洗手間有個天頂,推開就能爬到火車的頂部。

他個子高,伸手就勾住了天頂的邊沿,順利把自己吊了上去。

已經黃昏,不遠處山林裡土匪正在用望遠鏡看這邊,瞧見了席蘭廷,饒有趣味。

席蘭廷手指快速在空氣裡劃動,彷彿他麵前有張看不清的紙,他在紙上作畫,動作極其流暢自然。

“那小子做什麼呢?”

“手舞足蹈的,也不知他跳什麼大神。有槍法好的嗎,把他打下來!”

“不行啊二當家,一百米之外都不可能射準,咱們至少在一裡外了,打不中他。”土匪測量了下距離,如實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