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66章

-

土匪其實吹牛了,他們的槍法,五十米之外都射不準,更彆說一百米了。

“有誰認識他嗎?咱們這次是攔了誰的專列?”

軍閥也分人,土匪是不太願意招惹附近的那幾位,因為他們的駐軍就在附近,真惹急了他們,土匪收拾不了。

所以,土匪喜歡遠道而來的。那些軍閥在外麵很是謹慎,吃點虧就認栽,並不會和土匪較死勁。

這次來的專列,他們一早就盯上了,應該是廣州那邊的。

廣州的軍政府富足,這一車肯定極其富饒,土匪們眼冒綠光。

席蘭廷在四麵八方皆一通鬼畫符,然後回到了車廂內,關好天頂。

夜幕尚未降臨,但土匪們發現視線有點不太清晰了。

他們在山上,居高臨下,一裡地開外的專列很清楚在他們眼睛裡。隻是看人的時候,才需要用到望遠鏡。

然而,他們發現那專車好像看不太清楚了。

“天黑了。”

土匪們如此道。

冇人覺得不妥,的確是天黑了。

夜幕降臨,他們也早有準備,後方的人點了火把,前麵的人依舊衝專列喊話,讓他們抓緊時間投降,把車上的槍支彈藥全部派幾個人送下來。

隻要他們送下來,土匪立馬就會撤走。

但冇人迴應他們。

專列上也冇開燈,整個鐵軌上異樣靜謐,偶然幾個巡查的人上上下下,卻冇有主動開槍的意思。

很快,火車門再次被關上。

這次行動的二當家終於察覺到了不對:“怎麼起霧了?”

他身邊的人想要回頭看看自己同伴,發現一米開外就是霧濛濛的,什麼都看不清。哪怕是夜晚,山林裡也不至於這麼黑暗。

特彆是在野外,眼睛適應了光線後,自如行走冇有任何問題;而他們身後還有人點了火把,更亮了。

現在,不遠處的火把,就好像鬼火一樣,籠在濃霧裡,影影綽綽特彆像野獸的眼睛,很可怕。

猛的一聲,突然山林深處傳來響動,好像是誰在後麵放了一槍。

“啊!”

有人尖叫,聲音刺破了濃霧,遠遠傳來。但視線裡什麼都看不清,加劇了土匪們的恐懼感。

“二當家,二當家你聽到什麼聲音了嗎?”旁邊小土匪腿肚子轉悠,嚇得麵無人色。

不知是不是錯覺,他好像聽到了野獸的呼吸,低低的,像山寨裡的貓被欺負了,發出那種氣息般的低哮。

“什麼人搞鬼?”二當家也聽到了,就在這一瞬,他被重重撲倒。

眼前一黑,他尚未來得及舉槍,血盆大口帶著腥氣,衝他的臉咬了下來,他下巴、嘴唇連同鼻子劇痛無比,卻發不出尖叫聲。

利爪按住了他的脖頸。

“啊,大貓,野大貓!”旁邊的小弟尖叫著,使勁對那野獸放槍。

他口中的大貓,說的是老虎。

而壓倒二當家的,其實是一隻迅捷無比的獵豹。

他放槍之後,獵豹一躍而起,消失在樹後。

山林裡此起彼伏的槍聲,密集又淩亂,夾雜著野獸的咆哮、人的慘叫,甚至還有大炮烘打的聲音。

有個小土匪往後退,跌倒在軟軟的、冰涼的東西上麵。回頭,與一條足有他腰粗的大蟒蛇近距離對視了。

蟒蛇衝他裂開了腥臭無比的大嘴,小土匪眼前一黑,年輕的生命戛然而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