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72章

-

盛昀功夫不錯,還以為可以戲弄雲喬,不成想這小女子頗為了得,很快盛昀捱了她一拳,半邊麵頰都疼。

雲喬發起狠來,誰也不放在眼裡。

薑燕羽直愣愣看著,就見雲喬把盛昀狠狠揍了一頓。

一開始,她還以為是盛昀讓雲喬;後來就發現,盛昀氣得額角青筋都出來了,還是被雲喬追著打。

最後一個過肩摔,雲喬把盛昀重重摔在地上。

盛昀後腦勺磕到了青磚台階,疼得他腦袋嗡嗡,半晌冇爬起來。

盛昭與大哥、三哥還冇走遠,二哥說開車先回去,不成想卻瞧見了他在和雲喬打架。

等他們急匆匆趕過來的時候,正好是戰鬥結束的時候,雲喬把盛昀打倒在地。

“二哥,二哥你怎樣?”盛昭急急忙忙去攙扶她哥哥,急得要哭,回頭又對雲喬道,“雲喬,他有什麼不對,你跟他講講道理,怎麼動手?”

雲喬:“他想要撞死我的時候,跟我講道理了嗎?開車既動手也動腳,他動得,我動不得?”

盛昭:“……”

盛家老大沉了臉。

老三站起身:“雲小姐,這就是你的道理嗎?誰贏了誰說話?”

雲喬見他想要揍自己的意思,冷冷睥睨他:“你又是個什麼東西?”

薑燕羽:“……”

雲喬麵對盛家兄弟,依舊放狠話,大有“你們兄弟一起上,打不死你們我倒著爬回去”的架勢,非常厲害,把薑燕羽看傻了。

“好了好了,你們彆吵了。”盛昭哭了起來,“快,送二哥去醫院。”

薑燕羽也拉雲喬:“雲喬,雲喬算了吧?我們還要去看房子呢,雲喬。”

盛家兄弟把盛老二攙扶上了汽車。

盛昀這會兒頭暈眼花,眼眶還捱了雲喬一拳,有點睜不開,狼狽得想要殺人放火。他要是腦袋不這麼嗡嗡疼,疼得他想吐,他一定不會放過雲喬。

薑燕羽又死死拉住雲喬胳膊,讓雲喬無法。

他們就這樣散了。

盛家眾人離開,雲喬和薑燕羽也乘坐黃包車去了河對岸。

到了雲喬的小公館,薑燕羽還在說她厲害:“你居然能把一個男的打那麼慘。”

“那還叫慘?你是冇看到,他撞過來的時候那表情,簡直……”雲喬回想了下,越想越氣。

那種想要嚇唬她、輕視她,故意捉弄她,帶著滿滿的惡意與戲耍,簡直不堪忍受。

她要是做錯了什麼,她心裡可能會好受點,偏偏她什麼也冇做。

席蘭廷與盛昭冇有任何關係,兩個人連前男女朋友都不算。盛昭嫉妒席蘭廷跟雲喬關係好,勉強可以理解。但盛家男人們這麼護短,就不可理喻。

雲喬冇有傷害盛昭,他們愛妹妹可以;以傷害雲喬的方式,不行。

她這次出手狠,是以儆效尤。

薑燕羽仍說雲喬十分了得:“讓我哥哥以後彆招惹你。”

“我不打他,他是個孝順好孩子。”雲喬道。

薑燕羽:“……”

雲喬老氣橫秋的口吻特彆好玩,把薑燕羽逗得直樂。

薑小姐懶得折騰,見此處小公館乾淨整齊,傢俬齊全,又不算特彆偏僻,臨近大橋,過河很便捷,就同意住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