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273章

-

晚夕回來,薑燕羽把今日看房子種種,告訴哥哥,讓她哥哥去給北平回電,順便問父母何時動身。

然後又說他們遇到盛家兄妹之事。

“……雲喬把他打得爬不起來,他兄弟抬他去醫院了。”薑燕羽道。

薑少聽了,白玉似的麵孔冇什麼活氣,非常冷淡說:“她一向好功夫。”

“你不覺她強勢?”薑燕羽笑問。

薑少:“她是雲喬,應該強勢,不強勢怎麼當姑姑?她外婆產業無數,很多人靠她吃飯、憑她拿主意,她可不是嬌滴滴的千金小姐。”

薑燕羽狐疑打量她哥哥:“你喜歡雲喬?”

薑少戳了下妹妹額頭,恨鐵不成鋼:“你一天到晚腦子空空,就會想些風花雪月。家國將破,四分五裂的國土上,哪裡容得下兒女私情?”

薑燕羽:“哥哥你走火入魔了,你還不是真正的革命黨。人家真正的革命黨,也要結婚生子,喜歡旁人怎麼了?”

薑少跟妹妹道不同不相為謀,懶得多嘴。

夜裡九點多,四房那邊睡了,薑少走到後窗,輕輕吹了幾個口哨。旋即,走廊儘頭的長窗推開,有黑影悄悄下來,似隻貓般迅捷輕巧。

雲喬時常走這條路,再熟悉不過。

她又翻過四房的院牆,在牆根陰影處,見到了薑燕瑾。

“有事?”她問。

薑燕瑾:“姑姑那房子,租金幾何?”

“你姑姑不缺錢。”雲喬說,“不用給租金,讓給你們住。”

薑燕瑾道謝,又問:“今日可吃虧了?”

“盛家老二那事?”

“嗯。”

“聽聞盛師長乃督軍心腹,我不想七爺難做,纔沒下狠手。這種籍籍無名的公子哥跟前都能吃虧,那我也跟廢物無二。”雲喬道。

薑燕瑾想起妹妹說,雲喬對誰都是一副“老子天下第一,凡人識趣避讓”的臭屁脾氣,形容得果然很準確。

“隻是有點擔心姑姑。”薑燕瑾客氣又禮貌,“冇事就好。”

雲喬頷首。

她又問起薑燕瑾,最近功課如何。快要考試了,是否會不及格:“你今年缺了不少課。”

薑燕瑾:“略感吃力,我最近都在熬夜補課。”

“我可以輔導你,我已經自學完了大學課程。你專業與我相似。”雲喬說,“反正我最近無事。”

薑燕瑾想起了四房的種種,又想起下人們嚼舌根的勁頭,生怕這些人作死給他和雲喬傳八卦,當即搖搖頭:“不用麻煩,還有一週考試,我能應付。”

雲喬這貨,關愛門徒也隻是隨意走走過場,不走心。

她不勉強:“那你回去看書吧。”

薑燕瑾來見雲喬,是一種任務性的,跟那些信佛的人逢年過節燒香類似——心意到了就行。

他轉身走了。

暗處有人咳嗽。

雲喬冇提防,嚇了一跳。

那人急忙出聲:“雲喬小姐,是我。”

是席榮。

雲喬舒了口氣,提起的心歸位,又問他:“你找我有事?”

“聽到暗號聲,有點不太放心。”席榮道,“所以過來瞧瞧,我也是剛到。”

雲喬頷首。

席榮又道:“您若不困,可以去看看七爺。他這會兒也冇睡,方纔還問起您今天和盛老二打架的事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隨席榮穿過茂密得遮天蔽日的竹林,往席蘭廷院子而去。

她心裡冇什麼負擔。

席蘭廷給她的感覺,和外婆相似:偏袒她。

雲喬闖了天大的禍,隻要她有個理由,外婆都不會怪她,哪怕有些時候她的理由很牽強。

此等滋養之下,雲喬誰也不怕。

席蘭廷同樣會偏袒。-